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顺懂】獠牙(13)

去云南浪了一大圈回来啦XD玩得很开心,但也耽误了很久没更新,跟还在追文的朋友说声抱歉,也感谢还有人在等这个文。

不会坑的!懂儿老家给了我对他性格的更多思考,这篇文的大纲早就写好了,我会不断补充细节,最终写完它的。

******

顾顺的领子被夏楠一把揪住,凌乱的捶打和质问暴雨般洒落,他垂头静立没有任何反抗。

还是李懂冲过来将人带开,半搂半钳制地将夏楠带到阿布的尸体旁,低声劝道:“别让他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们一起带他回去吧。”他的声音很温柔,语气却很强硬,不准夏楠再去看顾顺。

夏楠的挣扎越来越无力,她瘫坐下来,悲痛地望着被自己救过又因自己而死的大男孩,她想起她的丈夫和孩子,绝望地将脸埋到了膝盖。

这些牺牲的意义除了悲伤,还剩下什么呢?

李懂拉着顾顺把翻倒的装甲车翻回来,又找出裹尸袋和夏楠一起将阿布装殓。

顾顺走到一边去测试信号:“队长,你们怎么样?”

“队长,听得到吗?”

“听到!”杨锐嘶哑的声音只答了这么一句就消失了。

顾顺又呼叫了几次,猜测他们或许战况胶着,在他准备登上山坡查看情况的时候,杨锐的声音终于再次出现:“我们救出邓梅了!抢到一辆车正往外开,徐宏和张天德都受伤了,你们把车开到小镇西边出口这里接应!”

顾顺立刻转达了这个信息,和李懂一人一辆车往指定地点开。

远远地就听到枪声,顾顺呼叫李懂:“报方位!”

李懂一手开车一手举望远镜:“11点方向,水平往下半米有辆追车!”

他话音刚落,就听隔壁车响起子弹飞射的动静,顾顺的R93架在车窗上稳得不带一点晃,而刚才所报方位处的车子已被打中一边轮胎,此刻正失去平衡旋转着撞上了附近的房子。

杨锐开着一辆看外形已经可以报废了的小轿车朝着他们冲过来,耳机里沉稳的指挥不断:“他们还有两辆车想包抄我,小心左右!”

顾顺和李懂立刻朝两侧散开,车子对称着原地旋转漂移180度调转车头,一左一右把杨锐的车护在了中间,同时狙击枪一致朝外,向着远处包抄过来的魔党车辆开火射击。

然而蛟龙这一波救人的阵仗实在不小,小镇像是被唤醒的恶龙,对夺宝的勇士发出愤怒的吼叫。隆隆的车声一浪盖过一浪从后面涌来,矮平的房顶上一个个吸血鬼跳跃前进,以惨白的圆月为背景,像是全员出动觅食的蝙蝠大军。

在这样凶猛的声势下,蛟龙们如同HP快见底的玩家一样抱头鼠窜,看似玩命地逃离,实际将背后追着的“小怪们”引入了狭长的山谷地带。一波拉齐后,杨锐猛地钻出车窗接住李懂从装甲车里扔来的烟雾弹和闪光弹,顺势转身向后,将炮筒架在肩上。

“砰——”闪光弹准确落入敌方阵营,亮得视觉敏感的吸血鬼们哀鸿遍野,车队、人流全都乱了;“砰——”烟雾弹紧随其后爆炸开来,在强光照耀下宛如一朵雪白的礼花绽放在夜空中。

顾顺一声口哨飞起来,纵使他寿命长久战斗无数,也鲜有这样酣畅淋漓的时候,独来独往的任务从未令他回眸,此刻却忍不住转头去看那烟花般的爆炸,在回过头来时,隔着杨锐的车和李懂相视而笑。他体内早已不同常人的凉血都热了几分,手中长枪不停,狙掉几个漏网之鱼,三辆车在爆炸的巨大推力下颠簸着冲向远方,终于脱离了险境。

然而,在这样危机四伏的夜晚,谁都不敢掉以轻心,他们开着车又驶出了好一段距离,直到发现一个十分隐蔽的山谷,杨锐才指挥着将车子开进去。

徐宏腹部中弹,幸好子弹没有留在体内,张天德伤在颈侧出血量大更加危险,李懂和佟莉在陆琛的指导下小心处理他俩的伤口,杨锐和顾顺走到一边去汇总信息。

“快2点了。”杨锐看一眼表,“距离军舰撤离的11点还有9个小时,来得及赶回去。”

“装甲车之前被打翻过,和军舰联系的通讯器可能坏了。”顾顺把庄羽的包拿过来递给杨锐,他对高精尖的军用电子设备没什么研究,“这要是坏了也不怕,魔党的车里有份地形图,你们结合指南针开回海岸边不成问题。”

杨锐皱眉:“‘你们’?”

顾顺还在说:“魔党的车也不知道有没有做过什么手脚,还是开装甲车回去吧,军用的到底牢固些,你们抢到的车太破了,等会儿我给开到反方向去混淆下他们的视线。”

“顾顺,话说清楚!”杨锐目光锐利地盯着他。

顾顺叹了口气,把那份魔党的地图递给他。

杨锐接过来用手电一照,破旧的地图右上角,距离巴塞姆小镇一级工厂200公里的山坳里被画了一个圈,顾顺解释:“那应该就是他们二级工厂和实验室的所在地,被运走的石像鬼就是送到那里去。”

杨锐眉头皱得更紧了:“所以呢?”

顾顺勾起嘴唇,这一笑痞极了,一点儿不像个兵,其实他也不是真正的军人,但他眼里的光和每一个保家卫国的军人是一模一样的:“我要追上去,毁掉他们的实验成果。”

“就凭你一个人?”

“就凭我一个人。”

杨锐气得简直要七窍升天,若顾顺是他手底下的兵早挨上好几脚和一顿思想教育了,但顾顺很特殊,他作为吸血鬼执政密党的清道夫,和海军至多算是合作关系,就算代替罗星,也只是合作得更紧密、更特殊一些,本质上,他是拥有一定自主行动权的,这在最初谈合作的时候就和海军上级讲好的,这也是杨锐一开始担心他不服管的主要原因,而顾顺入队以来的表现,可以说是够配合的了,此刻,到了分歧的时候。

“这样,”杨锐沉下心理了理思路,“二级工厂和实验室固然重要,但此刻我们孤立无援,你就算个人素质再硬,单枪匹马能干掉多少石像鬼?别着急去,先跟我们走,等到伊维亚政府军的下一个补给点,我们联系军舰后再行动。”

“来不及了。对方和我们交过火,实验室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说不定会就此转移阵地。”顾顺平静叙述,侧头看向躺在装甲车里受伤的三名蛟龙和夏楠,“你先带大家回去吧,我不能放弃这条线,但也不会乱来的。”说着又看向杨锐,笑得一贯自信,“你还不知道我吗,不会像罗星那样的。”

杨锐绷紧下颌,仍在犹豫。

“唉,别担心。”顾顺虽然早有决定,但并不打算一意孤行,他向来很“活”,知道光是犟脾气是无法说服杨锐的,便头头是道地给他分析,“一会儿你们开装甲车走,我把小破车伪装一下混淆他们视线,然后开他们的卡车绕路去二级工厂那边看看。我单干的经验比组队丰富多了,什么阵仗没见过,不会把自己赔进去的。你们联系上军舰,还可以派战斗机来支援我,否则放掉这个点,再想捞这条鱼,就不容易了。”

杨锐张了张嘴,话还没说,李懂突然走过来,看着他说道:“我和顾顺一起去。”

顾顺先不乐意了,“嘿”一声按住李懂肩膀推着他转了个身:“回去回去,大人讲话有你小孩儿什么事。”

李懂奋力推开他,站到杨锐面前,态度十分坚定:“我是观察员,探查情况本来就是我的工作,我不能让我的狙击手一个人执行任务。”

这句“我的狙击手”说得顾顺心头一烫、喉咙一紧,没来得及反驳,杨锐已经点了头:“行,你们互相有个照应,都别轻举妄动,小心为上。我和佟莉轮流开车,争取早点到补给点联系上军舰,支援你们。”

他说完,就飞速指挥着修车、理装备、分物资、研究线路……李懂跟着忙得团团转,根本不给顾顺再开口的机会。

临到分别前,顾顺一边往大卡车走,一边还在琢磨带李懂一起这个事儿,他一方面觉得清道夫终归是要一个人踏上艰巨的任务才符合他高大酷炫又神秘的人设,一方面又觉得李懂满脸“我跟定你了”的样子着实让人难以割舍。他口口声声自己只是去探查情况不会来个玉石俱焚的戏码,这会儿再拒绝李懂的关心和担心,就显得打自己的脸了。况且李懂的能力他已经见识过了,确实能成为一个好助力,从完成任务的优先考虑,也值得带上他。但一车车运送过去的石像鬼,核心实验室里更高一级的研究,太多的未知意味着太多的危险……他一眼望向卡车边利落上了驾驶席的李懂,那少年般稚嫩的面庞转过来,盛过湖水的眼睛在夜里泛着玉一样澄净的光。

顾顺一颗心,就这样被捏住了。


tbc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