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顺懂】獠牙(05)

设定:全员存活,原作+各种我流私设,吸血鬼顺X狼人懂。虎牙不用来咬脖子留着干啥?

******

李懂当然成年了,就算是狼人,也不能跳过国家规定年龄参军,何况又跟了罗星四年,虽是蛟一老幺,但也是一名老兵了。

顾顺当然知道,他觉得刚才那一刻的自己会犯傻,主要怪伊维亚的阳光太毒,吸血鬼也是会中暑的。

在这种情况下,当李懂反问他年龄的时候,顾顺自然不会说自己已经290多岁了,作为寿命超长待机的吸血鬼,就算他还是个年轻小伙子,也不想和实打实才23岁的人比……顾顺选择不说话了,望望天,望望地,望望火堆。

火堆旁一时间安静下来,旷野上的风远远地呼啸而过。

一声咳嗽打破了尴尬,顾顺、李懂同时看去,阿布挣扎着要坐起来,李懂赶紧跑过去:“你醒了!”

阿布喉咙伤得太重说不出话,拿手比划着喝水的动作。李懂把水壶递过去,眼看他喝了两口,这才想起来顾顺的警告,再去看阿布眼睛,不见血红,于是放下心来,问他:“还要什么吗?”

阿布喝完水,揉了揉肚子。李懂心领神会,又去拿来包血袋,拆了管子伺候到他嘴边。

顾顺看他忙上忙下的,忍不住撇撇嘴:“小孩儿还挺会照顾人。”

这嘟囔声一点儿不大,可该听见的都听见了。喝完一包血回了点体力值的阿布艰难扭动脖子看过去,就这一眼,吓得他差点魂不附体:“顾……阁、阁下!真的是你,之前快死了我还以为是幻觉。”

这破锣嗓子听得顾顺十分难受,他掏掏耳朵,嫌弃道:“瞎喊什么呢。”

李懂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你们认识?”

顾顺突然坐正了,好像屁股底下的不是石块而是王座,慢悠悠地开口:“他身为吸血鬼,认识我很正常。”

所以不肯说年龄果然是因为岁数太大辈分太高?李懂正琢磨着,眼看阿布挣扎起来无论如何要给顾顺行礼,他赶紧把人按回去:“病患别乱动。”

然而他说话显然不管用,阿布像见到棺材板里跳出来的老祖宗一样诚惶诚恐,视线一直黏在顾顺身上,想过去又不敢过去。

李懂知道他在怕什么,《异人博物志》里讲,吸血鬼按血源传承排资论辈,传说第一位吸血鬼该隐在发动能力时眼睛是金色的,顾顺的眼睛是金红色,血源起码在五代以内,阿布的瞳色接近李懂见过的十四代。他们之间差了起码十代,可想而知血源带来的威压有多强烈。

这么一来,李懂更好奇对方的年龄了。顾顺接收到他探究的目光,顿觉自己成了博物馆里头被小学生盯住的文物,忍不住清清嗓子,递给阿布一个警告的眼神:“躺好。”

他这一发怒,那斧凿刀刻的深邃五官像冰冻成的,剑眉压低,眼神上挑,源自血脉力量和岁月打磨形成的压迫感如同出膛的子弹,充满杀伤力,往往容易让人忘记他英俊的底色。

阿布顿时闭嘴了,眼观鼻,鼻观心。

李懂:“……”

“你还睡不睡了?”顾顺嗤笑一声,收回视线。他这一笑,那冰冻的五官刹时就融化了,漫不经心的脸上大摇大摆地写着高傲,却偏偏带着魔性的吸引力,像优雅的痞子,又像邪气的贵族。

他又瘫回石堆里,懒洋洋发话:“不睡就说说情报。”

阿布终于冷静下来,他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看着顾顺重新开口:“我跟夏姐之前在追查黑市禁药‘红鸦片’的下落时,查到一个叫威廉的卖家打算把手里的货卖给‘扎卡’。‘红鸦片’是对神经伤害极大的强效镇静剂,‘扎卡’一个恐怖组织买这个做什么?沿着这条线,我们继续往下查,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扎卡’被魔党控制了!”

那次也是机缘巧合,阿布结识了一位“扎卡”的底层人员,在对方衣摆偷偷粘了窃听器,终于等到对方运送“红鸦片”的人回去。他跟去查探,发现是一处十分偏远的工厂,却安排了十步一岗的守卫。他不敢靠近,只能借助鲛人朋友做的窃听器,偷听到运送人员的些许对话。

“我在附近潜伏了三天,他们的对话信息很杂,我也是回到报社后,和夏姐一起又调查了很多其他资料,才整理出了‘扎卡’的现状。

“他们以前的首领是半石人,现在换成了魔党里的一个分支领袖,而组织内的成员被不断清洗,现在全由魔党吸血鬼组成。

“而他们买‘红鸦片’,是在进行人体改造!”

那个工厂显然是“扎卡”极为重要的基地之一,他在窃听器里听到许多关于“实验”的内容,送药的人显然进入过实验室,因此让阿布听到了此生难忘的声音。

那些尖锐的、沙哑的、高亢的、低沉的声音,用嘶吼和呻吟组成层次丰富的深渊交响曲。

“正常人是无法发出那种声音的,那根本是地狱的回响。”即使现在回忆起来,阿布的神色也写满恐惧,“我一度想过放弃,可是夏姐追这条线追了很久,我不想让她失望。但我没法再继续只是蹲在那里了,我豁了出去,潜伏到工厂附近,打算看一看。”

但守卫的魔党警觉性很高,阿布没能靠得太近。在他打算放弃离去时,看到一辆大卡车开进了工厂。寂静的夜晚只有车辆移动的声音,但身为吸血鬼的阿布却嗅到了常人的气味,那种浓郁的鲜活的气味像把钩子一样引着他回头看了一眼。

大卡车停下了,巨大的斗向后翻起,黑暗中,无数人形像水泥一样被倾倒下来,发出沉重的砸地声,围过来的守卫们发出兴奋的笑。

“我闻到里头有一个特别香。”

“香也轮不到你吃,除非实验失败了扔出来。”

“石像鬼的血都是臭的,我才不要。”

“哈哈哈那换班了我们去城里找点好的。”

……

阿布捂着嘴,盯着黑暗中隆起的小山,心跳几乎停止。那些闻起来还鲜活的人,却都安静的像死了一样。

“还没等查清楚石像鬼的事,我就被发现了。在工厂那里没被抓到,我还庆幸自己逃过一劫,没想到来这个补给点和夏姐汇合的时候,遭到了他们的围攻。幸好你们来了。”阿布的声音很低沉,病痛加回忆,令他看起来很消沉。

顾顺并不体谅他的情绪,十分冷酷地继续发问:“那‘扎卡’为什么要绑架能源公司的人?谁在那个公司里?”

“就是威廉。”阿布揉揉脸,提了口气,“我们本来以为他只是个买卖禁药的商人而已,也是在工厂偷听才知道,原来威廉以前是生物医药方面的科学家,他能占据‘红鸦片’市场的半壁江山,就是因为他自己会改良药剂,‘扎卡’就是为此才绑架他,我想这和他们的人体实验有关。”

李懂回想白天的战斗:“那些石像鬼虽然没有彼此攻击,但也没有什么配合,攻击很凌乱,最后跟着跑走的时候,有些石像鬼反应很慢,就是最后被政府军抓住的那几只。”

阿布把自己手头的消息讲完了,好奇地问:“你们是来救能源公司被绑走的那个中国女人吗?”

李懂点点头。

阿布和他说着话,眼睛却在瞄顾顺:“阁下为什么穿着军装,难道加入军队了?”

李懂知道顾顺是来替罗星的,但他之前是出了名的独行侠清道夫,几乎没有什么任务能难倒他,到底为什么加入军队?加入军队又有什么目的?李懂也不知道。

顾顺一时间被两双写满疑惑的眼睛望住了,挑高眉毛:“干嘛,审我啊?”

阿布自然不敢,拼命摇头躺回去了,他说了好一会儿话,喉咙上的伤口又开始痛,请求李懂再给他打一针止痛药。

李懂被他这么一打岔,也失去了细究的机会,跑到陆琛的医疗包旁翻药去了。

顾顺终于有了片刻的宁静,他双手往后一撑,仰头望着星空陷入沉思。

喂阿布吃过药,李懂就地坐下。他回头看看顾顺,觉得这人安静下来倒也不那么讨厌了,星光和时光一同在他身上沉淀,似乎有许多故事,那些目中无人,不过是他的其中一面,令李懂有些好奇。

他见阿布神情平和,犹豫着低声询问:“你以前见过顾顺?”

“见过……”阿布的声音比他还低,像是要睡过去,“见过他的照片。”

“照片?”李懂努力抓住话题,怕他彻底睡着。

阿布缓缓转动眼珠,叹息般地缓缓开口:“他可是第四代啊……”

吸血鬼的力量,随着血源一代代传承,能力和寿命是一代不如一代。传说该隐获得永生,第二代和第三代也有着近乎无尽的生命,像阿布,他觉得自己能平安活到300岁老死就很了不起了。顾顺的“父亲”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消失的第三代,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在他消失前转化的最后一个吸血鬼,就是顾顺,他子承父业,作为密党手里一把从不掩盖锋芒的刀,几乎无人不识,知名程度大概和电影里的玄铁侠差不多。

“你要知道,其他第四代早就是躺进家族墓穴沉睡的老古董了,就他,年轻力强,把他照片贴床头的小姑娘比魔党还多,只不过一个是用来亲的,一个是用来扎飞镖的……”阿布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李懂也没注意,他正认真思考:“虽然是第四代,但按现代吸血鬼的年龄来算,应该也是很老了……”

庄羽睡觉的姿势正好一睁眼可以看见顾顺,他醒来眼见对方面色阴沉地把三个石块捏成了齑粉,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坐起来问:“你在干嘛?”

顾顺吓一跳,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拍拍手上的粉末,背过身去。

李懂察觉动静,愧疚地看过来,压低声音:“庄羽,吵醒你了?”

庄羽摇摇头,正要说话,突然皱起眉头,侧耳细细倾听,脸上很快出现惊惶的神色:“不好!来了很多石像鬼!很多很多!”


tbc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