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顺懂】獠牙(02)

设定:全员存活,原作+各种我流私设,吸血鬼顺X狼人懂。虎牙不用来咬脖子留着干啥?

******

李懂跳起来抡着拳头就打,他的速度已经很快,但顾顺比他更快。狼人和吸血鬼动手,别说是眨眼间,那根本是眼睛都还没眨下来,就已经对过了数招。

李懂本只是一时火起,出拳的时候就有些后悔了,他对着上级、又是来给自己擦屁股的人发什么火呢?可顾顺一点儿不让着他,拳掌相接发出阵阵急促的拍打声。当每一招都被挡下来后,李懂憋屈的不行,熄下去的火又烧起来了,越打越重,越打越没有章法,终于被顾顺脚下一绊,重重摔倒在床上。

宿舍内一时之间只有喘息声。李懂盯着上铺床板,听着自己一个人的声音,几乎要感觉不到顾顺的存在,这种差距让他一下子就泄气了,顾顺确实比他厉害,他算什么狼,人家叫他狗,也没叫错。

顾顺依旧靠在柜子上,面上还是那副淡定甚至有点吊儿郎当的样子,手指却摩挲着手心,心想坏菜了,罗星不是说他的观察员可乖吗,怎么还挺劲儿的,这力气可真不小。现在这副焉儿了吧唧的样子总不是我的错吧?我没欺负他啊,怎么气氛还挺凝重。

顾顺找了个话题:“下午几点开始训练?”

李懂:“……”

“不告诉我啊?”顾顺挑眉,“那我去问队长吧。”

说着作势站起身往门口走,然后就听到身后传来闷闷的一下锤床声,继而是李懂更闷的咬牙切齿的声音:“2点。”

“那我睡一觉。”顾顺又走回来。

爱睡不睡。李懂不想理他,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拿屁股对着他。

顾顺也不介意,躺到自己的床铺上,闭上眼就睡了。

吸血鬼喜欢昼伏夜出,海上太阳太烈了,他刚从直升机上下来就被晒得不行,要不是擦了专用的防晒,只怕要汗流浃背浑身发红,那可就不帅了。之前撑了好一会儿,现在是真的有点累。

李懂不知道他这一番因由,只觉得这人心太大了,一来就挑衅,还三番五次,结果闹完了说睡就睡,徒留他一个人辗转反侧。他睡姿换来换去,床板嘎吱嘎吱,顾顺纹丝不动。

李懂心里闷得很,气没法冲着顾顺去,就只能冲着自己来。他干脆翻身起来坐到桌边,从抽屉里拿出纸笔,开始练起了书法,这是他让自己静心的习惯。

李懂的妈妈是人类,生下异人的孩子太艰难了,身体一直不太好,常年在家静养,李懂在外不管多顽皮,一回家一定跟按下开关似的懂事起来,轻手轻脚地坐在妈妈床边练字。一笔一划间,他逐渐摒除杂念,心无旁骛。

“字写得不错啊。”

顾顺的声音突然炸雷似的响起,李懂几乎从座位上弹起来,心脏都跳到嗓子眼儿了,转头一看,顾顺打着呵欠挠着肚皮,已经施施然往厕所去了。

“你……”李懂咬了咬牙,又看回练字本最后写坏的那个字,懊恼地叹了口气。

顾顺从厕所出来,奇怪地看了眼更加焉儿了的小狗,越发感觉吸血鬼和狼人搭档真是异想天开。

“走了,训练去了。”他招呼一声,率先出了门。

李懂瞄一眼时间,磨磨蹭蹭到最后时刻,这才急匆匆往训练场去。

到地方一看,顾顺并不在,他慢半拍地想起来,对方应该是上理论课去了。

李懂一边往准备区域走,一边慢慢放松下来,没有顾顺存在的环境让他终于找回了几分自在,肩背绷久了有些发酸,他活动着手臂,取出欧盟制式的武器打算再练练。

他试了几发静止射击,又换成高速移动靶,采用跪姿,手肘以立起的膝盖为支点进行射击。当视线集中在右眼后,所见的世界也集中在了小小的瞄准镜里,镜圈像一道环,束缚住了他的杂念,令他心无旁骛,这种专注和练习书法时的感觉很像,让他想起在母亲身边的平静。

顾顺走进靶场时,又见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李懂。

狙击枪即使装上了消音器,在高速射出子弹时也无法掩盖作为凶器的震慑力,发烫的枪管、压抑的枪声、猛烈的后坐力……一切都在诉说眼下的行为与暴力和死亡挂钩。但李懂的神情是那样宁静,宁静到几乎是柔和的,他的身体随着后坐力晃动了一下,那力度像海浪冲击沙滩最后的那点涌动,只带来一圈白色的泡沫,而带不走一只寄居蟹。

李懂开枪,就如同他吃饭、写字,不过日常中最普通的一种行为。他拿着枪,也仅仅是拿着枪而已。就像他射击,只是为了命中目标,没有其他目的。

道具是中性的,顾顺第一次强烈地意识到这一点。

不用于刚见面时的警惕、宿舍里的火爆,现在的李懂,像枪口上插着的一朵花。

“这不挺沉着的吗?”顾顺夸完,就见蹲在地上的人猛地跳了起来,手中的枪随他动作一起转过来,黑洞洞的枪口正对顾顺。

他瞥一眼,又去看李懂:“慌什么呢,你上战场也这么慌慌张张?”

李懂立马抬枪移开了枪口,他低头在顾顺身前站着,什么都没说,肩膀却肉眼可见地紧绷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吸血鬼给狼人天然的压迫力太强?可以前和罗星搭档也从没这样不自在过。顾顺于他就好像花粉,一旦靠近就能引发过敏反应。

顾顺显然比他自在多了,他环顾靶场:“来搭档训练吧。”

李懂看一眼时间,不解道:“你不是要先参加理论学习吗?”

“学完了啊。”顾顺漫不经心地回答着,已经走向了枪械柜,取出自己的R93,回过身来,李懂还是一副“怎么可能”的样子呆在那里,顾顺勾起嘴角,甚至微微扬起了下巴,“就那点儿资料,还不是分分钟。”

那点儿?李懂想起前一晚副队找他帮忙一起整理的那一大撂可以当小板凳用的资料,狐疑地瞅着他。

接收到他不服气的眼神,顾顺笑容加深,几步跨到他跟前:“你以为我是谁?”

李懂当然知道他的事迹。顾顺作为吸血鬼,学习能力在异人里本就数一数二,况且他出身不凡。顾顺和罗星的“父亲”,是吸血鬼清道夫中最具传奇色彩的存在,在他活跃的几千年间,吸血鬼长辈们恐吓下一代不准在国家供血之外出去打野食用的都是他的名号。

顾顺子承父业,还没单飞的时候就够有名了,后来“父亲”去世,他一个人也干得风生水起,五年前单挑了一个全部由吸血鬼组成的犯罪集团,更是令他名声大振,在罗星陷入沉睡的现在,说他是最强吸血鬼清道夫也不为过。

这次要不是罗星出事,他一个独行侠也不会加入军队,被指派为蛟龙一队的狙击手。

想起罗星,李懂的眼神越来越凶,几乎是在瞪着顾顺了:“那你让我见识见识。”

“好啊。”顾顺从来不怵别人挑衅,抬手一指靶位,“最远距离移动靶,三枪看环数。”

“行!”李懂扭头就给枪补了子弹,往地上一跪,立起膝盖架好枪,瞄准了远处开始移动的靶子。

一声枪响,9.3环。

李懂抬头去看顾顺。

顾顺二话不说矮下身,握着拉机柄不紧不慢一推,在李懂以为他要开始瞄准的时候,子弹“嗖——”一声射了出去,命中,9.8环,他甚至没把枪架在膝盖上。

顾顺没有回头,就维持着开枪的动作,轻轻哼笑了一声。

李懂抿紧了唇,视线转回盯住自己的瞄准镜,更加谨慎地计算起了数据。

9.8环。

顾顺紧随其后也开了第二枪,9.7环。

两枪,他们拉开了0.4环的差距,就算李懂最后一枪打满10环,那也要顾顺发挥得比这一枪更差,才能赢。

就这样放弃吗?

不!

李懂咬紧牙根,他不能让顾顺瞧不起,跟了罗星四年,没有尽到保护狙击手的职责,他一步都不能再退了!

重新调整好枪位,他驱逐杂念,全神贯注,眼中的世界缩小到那一圈瞄准镜里,远处靶位的移动在他眼中越来越慢,他心中计算的速度越来越快,风速稳定、气流稳定、角度下偏28°、射击距离30……这是!李懂心中一惊,因为靶子小,这距离、这角度、这情景,和当时在海鸟号上追击海盗几乎一模一样!

在他停滞的片刻里,顾顺先一步射击了,枪声在耳边响起,那么近又那么远,在李懂的恍惚中,一如那时的枪声。他下意识扣动扳机,子弹出膛。

顾顺看了眼最后一枪两人的成绩,他9.6环,李懂9.4环。他虽没尽全力,但李懂刚刚的表现,也算是这一代狼人士兵里的佼佼者了。

然而等他终于舍得转过头,打算意思意思鼓励一下小朋友,却见李懂呆在原地,额头有冷汗滑落下来。

“至于吗?”他惊诧地上下打量,“不是输不起吧?”

李懂极其缓慢地放下枪,极其缓慢地站起身,极其缓慢地摇了摇头,他像是陷入了巨大的情绪之中,一切行动都被沉沉地压住了,若是顾顺这会儿去摸他后背,恐怕能摸到一手汗。

然而李懂什么都没说,他盯着远处顾顺的9.6环,又看看自己的9.4环,认命地、服输地对顾顺低下了头。

“开始训练吧。”


tbc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