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顺懂】獠牙(12)

杨锐在通讯里听到顾顺的话,立刻做出反应:“我们已在仓库发现邓梅,敌人数量不多,徐宏、张天德速度到位准备营救,顾顺、李懂回车子去看看情况。”

他话音刚落,顾顺抄起李懂从平台上纵身一跃,他以两层楼的高度为起点,这一跳几乎飞出去二十多米远,卡着守卫走远的瞬间,落到了一个凹坑里。

李懂推开他的时候,嘴都被捂红了,匆匆瞪过来的那一眼总有点恼羞成怒的味道,若不是情况不允许,顾顺简直想再把他搂过来好好揉搓一番。

形势不等人,他们从凹坑里出来就往陆琛那里赶去。杨锐那边已经交火,工厂附近守卫的注意力都被引走,他俩放开手脚全力奔跑,速度不亚于高架上的汽车,片刻间已回到装甲车停放的矮坡顶上,找了个隐蔽的山头往下观察。

下面果然发生了战斗!

他们的装甲车翻倒在地,车旁不远,一个魔党操纵着两个石像鬼,一个挟持着夏楠企图将她带走,另一个正在攻击陆琛和阿布。此刻陆琛牵制住了自己这边的,阿布寻隙突围正朝夏楠冲去。

“他们身上恐怕带了信号干扰器。”李懂观察着说。

顾顺架起枪,“砰砰”两声干掉了和陆琛躲猫猫的石像鬼,军医显然被突如其来的增援吓了一跳,很快就回过神来,朝他们挥舞右手,又一指阿布那里。

李懂这才发现陆琛左手鲜血直流,显然是受伤了。

“你解决控制者,我来干掉另一个。”顾顺枪口调转,对准抓着夏楠和阿布战斗的石像鬼,三人扭打成一团,高速移动中贸然开枪十分危险,他凝神等待机会。

李懂也架起枪,却见瞄准镜里那魔党回身朝远方扬手高喊了什么,他心道不好,紧跟着就扣动扳机,子弹贯穿了魔党的头颅,但还是晚了一步。

本已离开的两辆卡车竟然掉头开回来一辆,二十多个石像鬼冲下车,凭借本能朝血腥气的源头隆隆奔去。

“陆琛危险!”李懂出声提醒,然而信号在这一块领域消失得无影无踪。等跑到阿布身边帮忙的陆琛发现新的敌人时,立刻抓住阿布要往装甲车后撤退,然而阿布没有配合,他愤怒地朝那名石像鬼挥拳,只有一只手能用的陆琛根本控制不住他,只能留在原地朝越靠越近的新石像鬼小队射击。

“去!”顾顺在李懂肩头重重一拍,话音未落,手中R93有节奏地射出两枪,洞穿了跑在最前面的石像鬼。

李懂从山头后一跃而出,沿着沙坡一滑到底,毫无停滞地起身奔跑。他身上属于狼人的基因仿佛被彻底激发,猛兽一样地杀到陆琛身边,手中突击步枪一端,倾泻的子弹在黑暗中打出一片橙光,阻挡了石像鬼前进的步伐。

有他牵制,顾顺狙击起来更加得心应手,他未在瞄准镜里发现新的操控者身影,想必是还躲在车里。他不疾不徐,几乎是一枪一个点掉慢下脚步的石像鬼,虽然蛟龙以少打多,但一时间还算势均力敌。

顾顺趁机再次调转枪口,一看之下心道不好!

那钳制夏楠的石像鬼因为失去了操控者,攻击越发凶狠凌乱,阿布虽然未对他造成有效打击,但持续干扰,显然让对方越发暴躁,那庞然的家伙仰天怒吼,被破坏的大脑已经逐渐忘记主人最后的命令,他感觉到手中抓着的女人正散发出食物的香气,那诱惑令他渐渐转移目标,竟不顾阿布朝他扬起的短刀,一把提起夏楠张嘴就咬。

面对死亡,夏楠奋力挣扎,尖锐的叫喊声仿佛一道闪电劈开天空,阿布发了疯一样地跳起来抱住石像鬼高举的手臂,恶狠狠咬了上去。

然而石像鬼强健的肉体根本无法撼动,他刚“出生”不久,对鲜血是如此渴望,根本不顾自己流血的手臂,执着地露出嘴里可怖的獠牙,朝着夏楠肩头而去。

顾顺无法等待最佳射击角度了,他避开夏楠和阿布扣动扳机,打中石像鬼令一侧肩膀,疼痛令石像鬼动作一顿愤怒长吼,肉体上的疼痛刺激得他动作大乱,举着夏楠用力挥舞,几乎要将人捏碎。

眼看夏楠面色发青,顾顺又射了一枪,贯穿石像鬼右胸,打得他踉跄后退好几步,捏着夏楠的手放松了一些,阿布趁机蹿上他后背搂住他脖颈扎下两刀,叠加的痛苦让石像鬼彻底发狂,他陡然生出一股巨力甩开背上的人,一双暗红地眼睛紧紧盯着夏楠再次张开嘴巴企图补充能量。

这个角度夏楠几乎完全挡在了顾顺的枪口之下,他咬牙从地上一跃而起,流星般飞身下去,高速移动间看见一只手从石像鬼身后伸出,一把箍住那粗壮的脖颈,艰难却不懈地将头往后掰,阿布的身影在他背后慢慢出现,比石像鬼明亮一些的眼睛里泛着决绝的红光。

电光火石间,顾顺心头划过一种不好的预感,还没来得及开口,阿布已经一口咬住了石像鬼的脖子,腮帮鼓动着,孤注一掷地吮吸着恶臭的血液。

“快停下!!!”顾顺冲过去一把将阿布从石像鬼身上撕下来,他的速度太快,阿布咬得又太狠,这一扯嘴里几乎咬下块肉来,阿布“呸”一声吐掉,眼睛还凶恶地望着那干瘪下去一动不动的家伙:“再来啊!你他妈有种再来啊!”

石像鬼缓缓往一侧倒去,手指松开,夏楠滑落到地上,捂着胸口剧烈咳嗽,一边咳一边抬头,在明亮的月光下,她看到顾顺正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阿布,那目光映着月光,显得十分悲伤。

然后他转身去支援李懂和陆琛,夏楠浑身酸痛,手脚并用地朝阿布爬去,担心地问:“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阿布却没看她,一个劲儿地低头粗重地喘着气,好像被刚才的喊话榨干了最后的力气。夏楠抬起袖子想去擦他嘴角的污血,手腕递到他面前,好像带去了电流,令阿布浑身一震,继而剧烈颤抖起来,他捂住自己肚子——更准确地说是胃部,不停干呕,那架势,仿佛要把胃都吐出来。

可很快的,他就什么都吐不出来了,因为他整个人都跟吹气球一样地涨了起来,皮肤被撑开到极致,那双深红的眼睛被挤压着,写满了恐惧和惶惑。

“阿布!阿布!”夏楠手足无措地跪坐在一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

有了顾顺的加入,李懂他们很快就解决了这一小波石像鬼,主要是顾顺第一时间干掉了卡车上的操控者,剩下的石像鬼大多死于自相残杀。

陆琛还以为自己终于有机会处理伤口了,一回头却见夏楠边上有一个巨大肉块,皮肤胀得像是电影里的异星虫后一般,表皮光滑脆弱,感觉戳一下能流出浓稠的液体来。

“这是什么!我们终于要跟外星人干架了?”饶是军医见多识广,也没遇到过这种阵仗。

他话音刚落,就见那发胀的肉块缓缓收缩,渐渐显出个人形来。

陆琛大吃一惊:“这是……阿布?”

顾顺上前一步,垂眸看着不断抽搐、不断异变的人,低沉道:“他喝了石像鬼的血。”

李懂顿时想起不久前在一级工厂内看到的情景,不敢置信地摇了摇头:“那他岂不是……”

“到底怎样啊!”陆琛见他这般神情,急得大喊。

顾顺道出了之前的见闻,最后总结:“他要么变成石像鬼,要么死。”

“不!不!!!”夏楠不愿相信,她扑到恢复成人样但整个都壮了一圈的阿布身上恸哭起来,“一定还有办法,一定还有办法的!”

蛟龙三位战士站在一边,此刻都不知如何开口。

阿布重新露出的眼睛直直瞪着天空,眼里的红色慢慢沉淀,越来越深,他嘴唇蠕动着,声音嘶哑而断续:“顺、顺哥……”

顾顺上前一步蹲下,努力隐忍面上的悲伤,轻声道:“我在。”

“我……”阿布刚说了一个字,突然吼叫,双手用力推开夏楠,又突然交握起来,仿佛在与自己体内的魔鬼角力,“我才27岁!”他喘息着喊道,“我还这么年轻!”

说话对他来说已经变成了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以至于他一边说一边流下了眼泪:“我这短短的一生……被人救过两次,到头来……为了救别人而死。我、我不后悔!不后悔!!”

像是对命运不屈的抗争,又像是在说服自己,他哽咽着,拼命摇着头,然而属于他的思维和理智已经缥缈如幻影,一股熟悉的饥饿感从胃部烧灼起来,如此强烈,他呆滞的双眼下意识看向离得最近的夏楠,又看向流着血的陆琛,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几不可闻地发出最后的请求:“杀了我……顺哥、杀了我……”

顾顺深吸口气,一摸脸,沉毅地掏出手枪对向他心口。

李懂上前一步到他身侧,却终究咬紧牙关没有出声。他侧过头去,不忍看阿布扭曲到变形的脸孔。

夏楠恍然意识到顾顺要做什么,一声惊呼已到嘴边,在她无限放慢的起身的动作里——一声枪响。

“不!!!”

迟来的声音伴随枪口升起的白烟,缓缓消散在无限凝重的黑夜里。


tbc

感谢上一章留言的朋友XD我又生龙活虎重回十八岁了!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