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顺懂】獠牙(09)

高考生们解放啦,恭喜恭喜~~

设定:全员存活,原作+各种我流私设,吸血鬼顺X狼人懂。虎牙不用来咬脖子留着干啥?

******

陆琛正在查看庄羽的伤势,杨锐走过来:“怎么样?”

“队长。”陆琛眉头蹙很紧,“他身上的伤因为胎液的关系恢复得很快,但是最后的那个噪声波炸弹离得太近了,鲛人的听力又敏感,他昏迷很深,不知道是否伤到中枢神经。我先给他打一针,具体还是要回舰上做检查。”

杨锐凝重地点点头:“看看他身上通讯装备坏没坏,没坏联系军舰把情况说一下。”然后又去询问其他人的伤势,安排了人守卫和修车,转头去找夏楠和阿布。

狙击组正坐在一辆报废车顶上望风,李懂抱枪坐得板正,衬得隔壁顾顺半坐半躺如同流氓兵痞。这要换成其他人,李懂肯定要嘲笑嘘声一番,可偏偏是顾顺,他就没有在口舌之争上占到过这人便宜,还是不主动开口为妙。

他抿紧嘴唇转开视线,有人却闲不住嘴了。

顾顺:“刚刚那几枪表现不错啊。”

“……”李懂莫名,“我不是表现给你看的。”

顾顺长眉一挑,似乎觉得他顶嘴的样子很有趣,甚至还笑了:“我看到了啊。”

看不到你就瞎了!李懂心里头那个暴脾气的小人几乎要跳出来,可眼前满目疮痍,风裹着粗糙的沙砾而过,他提起的一口气最后还是放下了,轻轻地叹了出来。

阿布就靠坐在这辆车边的阴影里,但他此刻没空偷听老长辈和他搭档的斗嘴,一双手正忙着把夏楠硬盖上来的军用帆布掀下来。

“真不用,这会儿阳光不烈。”阿布据理力争,“你看看这布这么厚,在我被晒死前肯定要先闷死了。”

夏楠还要反驳,杨锐过来叫住了她,两人走到一边去说话,阿布趁机把帆布团了团塞到车下,余光瞥见车顶晒着夕阳的顾顺,忍不住羡慕:“真好,第四代对阳光的抗性真高。”

顾顺的哼笑声从上面传来:“你爷爷到底是你爷爷。”

李懂回过头来,恰好看到这位“爷爷”往嘴里塞了片薄荷口香糖,顺便尽职地观察到他偷偷擦了把汗。

这到底是长辈尊严还是偶像包袱?

这时,不远处的徐宏从车底钻出来冲这边一扬手:“小懂,来帮个忙。”

“来了!”李懂应一声,飞快跳下车跑过去。

顾顺转头身边就没人了,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阿布没听清,探起头来看他:“你说什么?”

顾顺:“没什么,睡你的。”

阿布却没躺回去,而是长长地叹了口气。

“干嘛?”顾顺很给面子。

“没想到啊。”阿布顺势开始抱怨,“我竟然又回到战场上来了。”

伊维亚在爆发这次严重的内战前,就一直在和邻国打仗,几十年的战争使政府内部也出现各种声音,如今是彻底爆发了出来。阿布是出生在战场上的孩子,靠逃亡女人轮流给的一点乳汁活下来,又靠偷靠抢苦苦挣扎着长大,到死前都没过过一天好日子。被流弹打穿肚子的时候,他望着灰蒙蒙的天都生不出恨来,从没吃过甜,苦到头反而觉得解脱了。

偏偏这么巧有个吸血鬼路过,竟然顺手救了他,可在熬过痛苦的转化后,那新上岗的“父亲”什么都还没能教他就失踪了。战乱的国家每天失踪的人太多了,阿布也不知道他到哪去了,懵懵懂懂地觉得饿,翻出藏起来的半块苹果吞下去,却只觉得味同嚼蜡,饥饿感完全无法消除。战争里长大的孩子不讲法律和道德,但生为常人生存的伦理还无法轻易打破,直到走投无路,他第一次吸食死人冰冷的血液,在废墟里哭得满脸脏污。

第二次生命并未让他觉得日子好过起来,但吸血鬼的身体到底更强韧,他试图离开这里,在前往欧洲的路上经过沙漠差点被晒死。

“我当时虚弱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夏姐就是那时候出现的。”阿布回忆往事,“她不敢过来,我也没力气过去。后来我失去意识前看她在割自己的手心。是她救了我,现在我又跟着她回到这里,唉,也是命了。”

“你叫她姐?”顾顺问。

阿布一脸“你关心的竟然是这个”的蛋疼表情:“她比我大啊,又是救命恩人。”

顾顺张大了嘴巴:“她比你大?她也就三、四十的样子吧。”

“我也才二、三十啊!”阿布叫道。

顾顺探头匪夷所思地打量他半天,撇撇嘴收回视线:“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小。”

阿布还沉浸在不满之中:“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我承认,从小吃苦是让我有点风霜,但这是男人有故事的证明啊!”

“得了吧。”顾顺嗤笑,视线里,李懂从车下钻出来,冲徐宏露出笑脸,“你看我们懂,跟你差不多大,说16岁都有人信,你何止是老,还糙。”

李懂修车的时候脱了外套,这会儿正一边往身上披衣服一边走回来,恰好对上阿布哀怨望的眼神,顿时脚步一顿:“怎么了?”

“没事,你过来。”顾顺冲他招招手,眯起眼睛,“你狗链上除了狗牌还挂着什么呢?”

李懂刚才躺在车底,标识牌坠到了背后,这会儿扯会来塞进衣领,银色的铁片边上确实还有个小小的红色挂饰,但对着阳光顾顺没能看清。

李懂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不关你事。”虽然大家都“狗牌狗牌”叫惯了,但他就是不想听顾顺叫。他穿好外套,手在车顶一撑轻松翻上去做回原位。

顾顺一直饶有兴趣地盯着他:“你就这样和老师说话?”

李懂面无表情:“你才不是老师。”

顾顺:“你就这样和长官说话?”

李懂:“……”

顾顺:“小同志,你这样无组织无纪律,作为上级哥要说说你……”

李懂气呼呼地打断他:“你自己先坐正了再说我!”

“哟!”顾顺觉得自己“逗李懂症”已经病入膏肓了,然而并不想治愈,“越来越敢说了嘛,都不紧张了。”在李懂瞪起眼睛抿嘴的时候突然又话锋一转,“活泼多了,挺好的。”说完还揉了他毛茸茸的脑袋,在李懂发飙前给他把帽子一扣,放声大笑。

他这一笑,李懂反而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知道自己从罗星受伤后就一直很压抑,自责和愧疚铁钳一样夹紧了他的心脏,短短几天内像变了个人似的。想他小时候也是上树抓鸟下河捞鱼的主,从不忌惮因为混血身份遭遇的异样眼光,任何加诸于他身的,他都不害怕,他只害怕别人因为他而受伤,比如妈妈,比如罗星。

“看!”顾顺抬手往前一指,李懂顺势看过去,“沙漠的夕阳真美啊。”

不同色调的红色和金色沿着沙丘的纹路填充拼接,近处是硝烟还未散尽的战场,远处却有惊心动魄的美景,温暖的光柔和了顾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他对着阳光没一会儿就觉得刺眼,偏过脸来笑着对李懂说:“多看几眼,别浪费了。”

李懂再开口时,声音是自己也未曾察觉的平静,没有针锋相对,也没有警惕害怕,只有一点天然的好奇:“你为什么参军?”

这幅懵懂的样子看在顾顺眼里竟有点想再揉揉他头顶,他轻咳一声说道:“在罗星中枪前,我在追查几起吸血鬼造成的常人绑架案,当时怀疑是为了转化后代,但查着查着发现几起案件之间都有联系,怀疑和红海一带的魔党有关,而且是个硬骨头,我觉得一个人啃不下来,就联系海军谈合作,那么巧你们追击的那伙海盗有运送过‘红鸦片’的原材料,千丝万缕汇聚起来,我就干脆加入蛟龙了。”

他深深看进李懂的眼睛里:“我既要完成任务,也要替兄弟报仇。”

这番话实在令人动容,李懂正要开口,又听顾顺继续说:“那样等罗星醒了,我就可以尽情嘲笑他了。”

李懂僵在一边,不是很懂他们吸血鬼的塑料兄弟情。

阿布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趴在车沿上,此刻正一言难尽地看着顾顺。

顾顺逗完李懂,转头挑眉看他:“你也有意见?”

阿布摇摇头:“我就是觉得这很奇怪,吸血鬼靠转化繁衍后代,听说我那便宜老爸在我之前也有过几个孩子,我曾经见过其中一个,差点没打起来,吸血鬼之间就算有同样的血源,但又不是从小一起长大,根本没有感情。而且……”他摸了摸后颈,面上露出一种混合了恐惧和痛苦的久远的怀念,“在我快死的时候,其实我以为他是来吃我的,血液被吸干的感觉很冷,吞下他的血后又感觉血管里像是在发大水,浑身都要炸了,你们那句俚语怎么说来着……置之死地而后生。那滋味可不好受。”

吸血鬼之间是否有真正的亲情一直是个伦理学争论的焦点之一,漫长的生命和特殊的繁衍方式,使得很多吸血鬼亲属在长久陪伴后结为伴侣,这算不算乱伦的命题能把学者们愁秃头。

阿布不清楚,李懂却是知道的,他跟着罗星的四年间,只听他说过一次要去见见亲人,不知是见那位传奇“父亲”还是顾顺,抑或两者都有,这频率在军队里只有孤儿才能比得上了。

但顾顺却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对,他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咧开嘴,这笑容能让人忽视他真正的年龄,感受到这张英俊面庞因自信散发出的无边魅力。

“你傻啊。”他笑着说,“把我们连接在一起的不是血源,是信念。”


tbc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