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顺懂】獠牙(08)

这个点儿了肯定没有高考生在看,但还是要祝愿大家旗开得胜,像蛟龙一样战斗到最后一刻,加油!

设定:全员存活,原作+各种我流私设,吸血鬼顺X狼人懂。虎牙不用来咬脖子留着干啥?

******

爆炸震碎许多山石,轰轰烈烈地往下滚落,悉数掉进石像鬼堆里,带起一片痛苦的嚎叫和漫天的沙尘,让整个队伍的行进都慢了下来。

在这停滞的片刻,不少石像鬼仿佛大梦初醒般茫然四顾,明明周围满是活物,为什么还要前进?他们望着离得最近的目标,被药物彻底破坏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吸干他的血!

石像鬼大军瞬间就乱了,他们嘶吼着攻击彼此,场面混乱不堪。来自头顶的攻击也被消除,杨锐心下计较,指挥庄羽去陆琛那里帮忙,又让徐宏去看看还有哪些车可以用。刚才的持续作战虽然他们以少打多成果显著,但弹药消耗太快了,趁石像鬼内乱能走赶紧走。

他想得很好,判断也很准,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队长小心!”李懂惊惧的吼声穿透耳麦。

“吼——”震天的咆哮从石像鬼阵营最外围传来,浑然不似人声。

三个比其他石像鬼更加高大的家伙狂奔而来,在混乱内战的石像鬼堆里如同摩西分海般扬起手臂,所到之处血肉横飞。如果说之前的石像鬼还只是狂化的人,那现在出现的这三个家伙就是彻底的兽化。

杨锐心里“咯噔”一下,冥冥之中觉得就是“它”了,魔党的目的,就是“它”了!

“顾顺、李懂找出剩下的操控者!”他冲耳麦嘶吼道,率先举枪对准敌人腰腹脆弱之处,“打!”

张天德和佟莉训练有素同时抬枪就射,一时间火力交叉打出一片橙光。

徐宏本在修车,这会儿也顾不上了,推开车门跳下来,见庄羽也站起了身,赶紧一挥手:“快救人!”转头支援杨锐他们。

三个石像鬼由远而近,那庞然的身高和体格简直像无毛的金刚,跑动间地动山摇,子弹打在他们花岗岩一样的手臂上只蹭破点血皮,反倒惹得几只凶兽更加愤怒,吼叫间露出小臂长的獠牙,一口就能把人咬个对穿。

饶是蛟龙千锤百炼,那些艰苦的训练、复杂的任务,都没能给他们的心理造成此刻这样的动摇,那是面对超越常理之物和巨大力量差距的本能恐惧。

“稳住!!!”杨锐一声巨吼,越过两名机枪手顶到前面去,打出去的每一枪都击中敌人身体的脆弱部位。张天德和佟莉也吼了出来,抬起滚烫的机枪紧跟着射击,弹壳下雨般倾泻一地。

凶猛的火力让那三个怪物也不得不回避正面对抗,一个向左横蹿扑向了山壁,一个向右躲到斜坡下,剩下一个奔到近前一脚踩上翻倒的军车跳向空中,太阳已逐渐升至头顶,满目金光照在它身上投下浓重的黑影,将蛟龙三人笼在其中。

 

顾顺和李懂在山顶乱石间奔跑跳跃,向石像鬼队伍末端而去。他们留心观察,底下百余只石像鬼反了近半,但在混乱的局面中,有一半石像鬼逐渐向中心靠拢,一边战斗一边缓缓往前推进,显然更有组织,而在这支箭头的最末尾,一只高大的石像鬼背上背着一个外表还是少年的吸血鬼,他双手越过石像鬼肩膀朝前伸出,手背魔党纹章,掌心正往下滴血——正是另一个操控者!

李懂脚下急停,微调身姿单膝跪地,肩上紧跟着一重,顾顺十分默契地架起了枪,高倍狙击镜里,那魔党少年如有所感陡然回头,橙红的眼睛锐利如刀,泛着冷酷的神色——竟还是个第六代!

“他发现我们了!”李懂放下望远镜就想起身,此处已不是合适的狙击位。

“慌什么。”越是紧要关头,顾顺越冷静,他低沉而散漫的语调里是历经无数战斗的自信,“看我秒他。”

沉稳的手指正要扣动扳机,突然地面一抖,山体震颤,R93微微一偏,子弹刚好出膛,“咻——”地擦着少年头顶而过,没能带起一根发丝。

李懂:“……”

顾顺:“……晃什么,蹲好!”

李懂倒是想,但身体震颤的幅度越来越大,两个耳聪目明的异人齐齐往山壁下探头一望——无毛金刚石像鬼正巨猿般攀爬上来。

“操。”顾顺暗骂一声收枪转移阵地,“这都造得什么丑玩意儿。”

你可闭嘴赶紧跑吧。李懂哀叹着埋头往前冲。

山顶乱石嶙峋、枯树倒伏,这两人却身体翻飞仿佛跑酷,可惜身后追的家伙吨位过大,每迈一步都引发山体瑟瑟发抖,李懂落下的时候基本只有脚尖一点发力,此刻右脚踩下去,底下恰好一块松动碎石,随着金刚怒吼果断裂开,带着李懂滑向一边。

跑在前面几步远的顾顺突然回头伸手一拽,坚定的力量止住了李懂摔倒的势头,还拉着他朝前扑去,在力与力的交换中,顾顺转过身来俯低身体宛如起跑线上的运动员,在李懂回头的注视中,只见他悠悠勾起嘴角:“看好了。”

话音落,积蓄了力量的身体宛如炮弹般弹射出去,以李懂的目力都几乎之看见一道虚影,再凝神,顾顺已蹿至怪物跟前飞身跃起,那脚力以吨计的右腿侧踢出去,宛如精钢巨鞭甩落,若换成底下那些石像鬼,这一击足以踢爆对方的头盖骨,然而这怪物只是歪过头去,踉跄几步,折断般的脖子发出“咔咔”声响扭回原位,继而咆哮一声朝顾顺扬起手臂。

这要来一下不是开玩笑的。顾顺根本不打算给它命中的机会,他在对方抬手的瞬间已经踏着它肩膀旋身来到背后,握起的拳头中指关节突起,重重捣向另一侧颈窝。

连续两次被击打脆弱处显然彻底激怒了它,转身以庞大身躯为网朝顾顺扑抱过去。顾顺扭身从他臂下躲过,却不想对方挥到一半的手臂突然变相后撤,那携带千钧之力的手肘狠狠砸来,顾顺当下就要来个滚地走,“砰砰”枪声接连而起,突击步枪在近距离射击中打得石像鬼粗壮手臂满是血坑。

石像鬼吃痛收手,顾顺立马抓住机会跳上它肩膀,有力双腿剪住那粗壮脖颈,冲底下李懂喊:“打他眼睛!”

距离很近,晃动很轻,这样的条件下还不命中,就太对不起祖国数万子弹喂养出来的能力了。

李懂举枪就射,两颗子弹钻进石像鬼双眼,在那被改造过的脆弱大脑里激烈旋转,鲜血混着脑浆从眼眶中喷出,可这怪物竟然还在挥舞手臂企图挣脱身上的钳制,顾顺大手一按他头顶,整个人往上跳起,再落下,改用膝盖夹住他脖颈,腰腹带动双腿爆发出惊人的力量重重一拧。

石像鬼轰然倒地。

“枪!”顾顺从它身上跳下来冲李懂一招手,R93精准落入他手里,被他抓着往自己手臂上一搭、身体往凸石上一靠,瞄准了底下的魔党少年。

 

杨锐三人全在最前端抗击敌人,那躲入斜坡的石像鬼狂掠而去,再冒头竟是在大巴车附近。它速度惊人,徐宏第一时间举枪射击,却只在那坚硬背脊上留下几道擦伤,庄羽惊恐地瞪着冲过来的石像鬼,拼命把怀里的平民往大巴车下推,手里还握着手术刀的陆琛才堪堪回过头。

来不及,根本来不及!

石像鬼狂风般冲入惊叫的人群,双臂一扫,两个特种兵倒飞出去起码20米远,陆琛翻滚着重重摔下斜坡,浑身如遭泰山压顶,眼前一片模糊,庄羽在落地前被飞扑过来的徐宏一把抱住,在地上滑行数米,捂着肚子呛出一口血来。

扫清障碍的石像鬼宛如掉入羊群的狼,随手一抓提起两个平民举止头顶,在周围人凄厉而绝望的叫喊声中挤橙子般用力一捏,鲜血混着碎肉顿时喷下来,悉数流到底下那张血盆大口里,众人被这地狱般的情景扼住了咽喉,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跑!”徐宏来不及查看庄羽的伤势,一边冲过来一边嘶吼,“跑啊!!!”

被惊醒的人群顿时又涌动起来,可哪赶得上石像鬼的速度,它长臂一捞也不管常人吃不吃得消,随心所欲把人都拢回来堆到一起,谁敢冒头就奋力一拍,手掌上满是鲜血,被他畅快地舔舐掉了。它就像个坐在食物堆里丝毫不挑的食客,随便一抓就往嘴里塞。

徐宏双眼血红地杀过来,手中的突击步枪顶着它后腰射击,在怪物愤怒回头冲他咆哮的时候猛地一扬手臂,炸弹划过半空砸到它肩上轰然巨响,瞬间炸断了它的左臂,肩上一片血肉模糊。

石像鬼发出痛苦的哀嚎,血腥双眼瞪到极点,狂乱地跳跃起来用完好的右手砸向徐宏,徐宏近距离扔完炸弹自己也被掀飞出去,眼前全是重影,模糊间看见巨大的身影冲过来,下意识翻滚身体。

他这一滚,石像鬼竟然没追,他像是痛极了需要糖果抚慰的孩子,猛地转身回到那一圈被他弄得半死的人堆里埋头猛吃,那画面太过惨烈,重新爬起来的庄羽满脸是泪,一把扔掉断裂的枪,拔出军刀就冲了过去,石像鬼听到动静转过头去,显然不耐烦被打断进食,举起手里身首异处的尸体重重一扔。

庄羽被砸翻在地,温热的鲜血流了他满脸,糊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他绝望地看向大巴车,那原本快要救治完的人群不见了,尸山血海凝成一幅诡谲而死寂的画。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这无望的战斗令庄羽几乎崩溃,他眼前一片血红,突然张嘴发出一道无声的怒吼,属于鲛人的超声波攻击震得石像鬼浑身一颤,也令强弩之末的庄羽嘴角溢出鲜血。

陆琛摇晃着脑袋站起身时,正看到庄羽颤抖着从身前抽出一管冰冷的蓝色针剂用力扎进脖子,那被推进去的液体是他出生时包裹他、保护他的胎液,对鲛人来讲如同最精纯的能量,但也是最珍贵的保命剂。

“庄羽!!!”

通讯兵在队医惊惧的吼声中翻身跳起,以平时根本无法实现的速度跳到石像鬼的背上,一把抓住它头发往侧边一拽,另一手高高扬起,将手中一根细长银管狠狠插入它耳洞,继而一按开关,顶端的噪声波炸弹发出一声尖锐鸣响,声波极速传递,身在远处的陆琛只觉得被人猛砸了一下脑袋,恍惚中看到石像鬼身体向上重重一挺,继而僵住不动,五官中陡然喷出红白混杂的液体,终于缓缓倒在了地上。

耗尽了力气的庄羽摔在一边,药物作用后的身体如同被大卡车碾过,每一寸都痛到失去知觉,但他静静地躺着,静静地望着身前巨大的血泊,瞪大的眼睛里干涩得流不出一滴眼泪。

 

那魔党少年异常敏锐,在顾顺的枪口重新瞄准他后骤然后跳跃入石像鬼群,顾顺紧跟着偏移角度当机立断扣动扳机,然而还是错失了最佳时刻,子弹只打爆了他的一只耳朵。

虽然外貌年少,但顾顺觉得这人若论年龄,说不定比自己活得还久,那经年累月才能形成的冷酷而麻木的眼神,在瞄准镜里留下令人胆寒的重重一瞥后,少年上手一举、一划,被控制的石像鬼们纷纷回流,拥着他飞快离去,转瞬间便消失在了山壁另一头。

杨锐强撑着被踩断的右腿站起身,血和汗混合尘土在他脸上抹成一团,那双总是透着精明和沉着的眼睛狼狈地扫过狼藉的战场、受伤的队友和悉数死去的平民,只觉肩头沉得几乎要站立不住。

“杨队长!”

一道清脆的喊声响起,夏楠挣脱阿布的保护从隐蔽的角落奔跑而来。

望着这仅存的脆弱而顽强的生命,杨锐缓缓闭上了眼睛。

幸好。幸好。


tbc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