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顺懂】獠牙(07)

周末外出办事了,停更两天心虚,本周恢复更新。

设定:全员存活,原作+各种我流私设,吸血鬼顺X狼人懂。虎牙不用来咬脖子留着干啥?

******

“准备战斗!”杨锐强有力的呼声打破了压抑的沉默,所有人飞速去捡掉落的武器,夏楠拖着阿布找了个石坑趴下来。

蛟龙才刚直起腰,暴雨般的射击声突如其来,所有人立刻翻身跳回斜坡下躲闪,之前迫击炮飞来的山沿处冒出几个人影,正操作机枪向山下扫射。

李懂在翻滚中碾到石块,手指骤然一痛,枪脱了手。

头顶子弹激飞,在沙地上打出一个个坑洞,带起的土石擦着头皮和脸颊而过,留下道道血痕,李懂被压制得起不了身,心急如焚地望着不远处的枪。

顾顺趴在他另一边正举枪回射,大巴车上越来越浓的血腥味没能影响他发挥,此刻却突然有股若有似无的甜腻气息飘过来,瞬间扼住他的喉咙,胃部紧跟着一缩,心脏狂跳起来,眼底闪现红光。

这莫名其妙的强烈食欲令他手指一顿,本能地循着味道找去,那甜蜜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视线里只有一个花猫脸的李懂。

“等什么!”顾顺怒道,“把枪捡起来!”

回过头去,手中R93一枪干掉了一个敌人,将对方的攻击网撕开一个缺口,李懂趁机扑过去捡起枪反击,但山上人数不少,密集的子弹在空中来回对射,哪方都无法往前移动。

在拉锯之间,石像鬼追来的声势越发明显。

庄羽一边攻击一边往右侧爬挪,他之前跳车的时候下意识扯了武器包,那些装备此刻正散落在不远处。

杨锐发现了他的意图,高声指挥:“佟莉、张天德往右侧压制!”

徐宏掏出个手雷奋力一扔,正中埋伏点下方山壁,爆炸带起震动,弹雨骤停片刻,庄羽手脚并用爬上斜坡揽过装备一个翻身滚到车后,顶上枪声再起,子弹打在他堪堪收回的脚边。

庄羽不敢耽误片刻,翻到能用的武器就往队友那里扔。他往包包深处摸索,抓到一个小盒子,那里面放着鲛人专用的降噪耳塞,他耳边的鲜血还未彻底凝固,现在所有入耳的声音都在脑中带起尖锐的刺痛,但他迅速扔开了手里的盒子,转而去摸另一头,熟悉的触感,是他的无人机炸弹!

圆饼状的飞行器绕过装甲车沿着陡峭山壁飞速上升,庄羽紧盯平板电脑中的画面小心操作,高一点、再高一点,到了!无人机炸弹抵达目的地正前方轰然爆开,扫倒冒头的所有敌人!

这一击为蛟龙争取的时间太珍贵了。杨锐冲他重重一点头,火速下达了新的指令:“顾顺、李懂解决迫击炮,陆琛去大巴车救人,其他人换上水银弹,跟我建立防守线!”

隆隆声里,石像鬼大军抵达战场。跑在最前方的石像鬼被阳光照得浑身肿泡,破裂的表皮流出血水,他们却仿佛没有痛觉,声势浩大地冲过来,越过爆炸形成的土堆和深坑,距离蛟龙已只隔着几辆翻到的军车。

夏楠在斜坡下探头望着这一切,狠狠捏紧拳头。石坑里的阿布伸手推了她一把:“去吧,我没问题。”

夏楠不放心地看过去,片刻后,在阿布摇头摆手的催促中,咬牙往大巴车方向跑。

 

一路奔至山壁,顾顺片刻未停,抬腿踏上山壁一跃而起,腾身几乎有5米多高,在空中把狙击步枪往背上一甩,双手攀住突出的一块岩石借力翻上去,脚下一蹬又蹿向下一个支点。山壁几乎垂直,他攀爬而上却毫无停滞,行云流水间,作战服下的肌肉隆起,彰显异人远超常人的身体优势。

李懂站在下方密切注视敌方根据地掩护他行动,待耳麦里传出“就位”,他也把武器往背上一背,循着顾顺攀爬过的轨迹跳跃腾挪而上,转瞬间就来到山顶,在顾顺的指挥下迅速到另一个潜伏点趴下。

望远镜里,迫击炮阵地侧方立着几块竖长的岩石用作掩护,可观察到的吸血鬼有8人。此刻,其中6人在前排朝下扫射,1人在后方整理迫击炮,还有1人……李懂蹙眉,只见那人站在机枪手和炮手之间,面色涨红,双手前伸,手背上有魔党纹身,手心间有鲜血缓缓滴落,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底下石像鬼大军。

“顾顺,中间那人好像在控制石像鬼。”李懂立刻汇报。

“收到。”顾顺沉稳的回话后,紧跟着拉栓上子弹的“咔哒”声。

然而还未等他开枪,对方阵地正对他们的一处灌木丛里突然射出一发子弹,在顾顺的瞄准镜里急速放大,他立马就地一滚。那几乎已经到眼前的子弹擦过他不偏不倚打在原来趴伏的地方,炸开一朵水银花。若非他是第四代吸血鬼,刚才已经死了。

“顾顺!”李懂在耳麦里焦急地喊,“有没有事?!”

“没事!”顾顺的声音依旧沉稳,“掩护我!”

李懂回头,刚才一击不中,对方埋伏的狙击手同样暴露了位置,此刻已躲到石块后,和另外1名转火的机枪手朝山顶这头射击。

顾顺刚才的射击位置只怕是在掩护李懂攀爬山壁的时候暴露的,也不知对方阵地附近是否还有其他潜伏者在盯着他。

底下石像鬼大军离蛟龙队员不过五十米距离,时间刻不容缓。

李懂猛吸口气,从隐蔽物后一跃而出,狼人强健的腿力让他跳到了一个常人无可企及的高度,对方两人枪口紧跟着调转而来,身在半空的李懂却仿佛脱离了地心引力,在可怕的超长滞空中如流云般扭转身体躲开了激射而来的子弹,那柔韧的腰身弯折成不可思议的角度,如同鹰隼在猎物面前展翅,他俯视着目标扣动扳机,突击步枪的枪口喷出一连串子弹,打得敌人无法冒头,再次躲回石块后。

他在山顶乱石间跳跃前进,不断攻击,那灵活的身姿跳起时如矫健的羚羊,落地时如轻盈的雪豹,打得对方失去节奏,勉强探身企图开枪,立马又被逼得缩了回去。

然而有人不会放过这转瞬间的射击机会。

“砰——”一声锐响,来自R93的子弹洞穿石块边缘扁平的部分,击中了对方的狙击手。

子弹声未停,顾顺接连开枪,又狙掉对方两名机枪手,迫击炮阵地里的人一时都停手纷纷寻找掩体。

在顾顺射击的档口落回山崖的李懂重新寻找到一个狙击点,新的位置离顾顺远了些,但恰好和他互补,可以更好地观察对方后部情况。只见敌人移动间,有一人躲到了后方,此刻正趴在地上涂画些什么,他身边的炮手在往炮筒里塞炮弹,炮口对着的方向……李懂以多年观察员的经验一算,瞬间大惊失色。

“顾顺小心!!!”

 

石像鬼大军浩浩荡荡,个个身高超过两米,无论什么样的演习里也没见过这样的对手。蛟龙几人神色肃穆,却无人退缩。杨锐和庄羽躲在车后对抗空中火力,佟莉和张天德背靠翻倒的装甲车一左一右举枪扫射,两个火光飞溅的扇形朝前组成180°火力网,拼命阻止石像鬼前进的步伐。

徐宏贴在车后手握炸弹,待石像鬼先锋军爬过第一辆还在燃烧的军车时振臂一扔,炸弹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精准地落入军车上的石像鬼堆中,两名机枪手骤然停火,在爆炸声浪波及来前转身躲到车后。

石像鬼肉体再强横也无法抗衡这样的杀伤性武器,先冲过来的这一波瞬间被炸得粉身碎骨,断臂残肢混合军车的碎片落得到处都是,一时间空气中满是硝烟和腥臭。

然而不知痛苦、没有理智的石像鬼大军不畏生死,他们前仆后继、争先恐后地再次涌来。射击声再起,防守线重复之前的操作,努力为后方的救援争取更多时间。

陆琛已经第一时间奔到大巴车边,然而司机中弹毫无反应,车门一时无法打开。见到军人过来,抱头躲在座位上的乘客一个个哭喊起来,有人打开窗户,企图跳出来。

“退后!”他举枪点射车门,一把将门踹开,尚切还能行动的人推挤着全下了车,可留在车上的伤患更多,下去的人又在陆琛的指挥下帮忙搬运伤员。

车门狭窄,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抬着一位被断裂钢管贯穿大腿的中年人下车,有一位坐在靠后位置的妇女满手鲜血,托着自己幼小的孩子递到窗边,不断哭泣请求帮助。

夏楠奔过来从她手里将孩子抱下,坐在她腿边刚被背出来的一位老人赶忙伸手来接,嘴中用母语喊着:“下一个!下一个!”

一个个瘦小的孩子被车外的人一一接出,大人则从车门处陆续被搬运出来。大巴车损坏,前有巨坑、后有追兵,这些身着褴褛衣裳、手无寸铁的平民此刻全都围在大巴车旁,恳求而凄楚地望着陆琛,陆琛手底下救治的速度快到不能再快了,额头的汗水混着沙土滚到眼睛里都顾不上擦。夏楠在旁一边柔声安抚大家,一边给他打下手,勉强控制住了局面。

 

眼看炮弹已推入炮膛,千钧一发间,李懂凝神扣动扳机,炮手应声倒地。还未等他松口气,那名先前计算射击角度的魔党突然发难,不顾一切按下撞针点燃底火,炮弹飞射而出,毫无阻力地落到了狙击手的藏身处,爆炸声起,山体震颤。

“顾顺!!!”李懂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起身就要往那里跑,身后陡然伸出来一只手,用力按住了他的肩膀。

“哥在这儿呢。”顾顺从他藏身处后头的灌木丛中钻出来,蹲身举枪点掉了那名魔党。回过头来,李懂眼眶通红地看着他,那担心到发抖的模样看得他心里一阵酸软,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在这样紧迫的当口居然还有闲心腾出一只手来捏了捏他后颈,笑道:“哥没事,别怕。”

李懂恶狠狠甩开他的手,侧头擦去眼角的湿润,咬牙重新看向瞄准镜。

“生气啦?这么担心我啊。”顾顺在他身边架起枪,黑长枪口直指迫击炮下那个装着好几枚炮弹的木盒,尾音永远在天上飘的声音落下来,温柔地如同甜言蜜语,“哥请你看烟花。”

“砰——”“啪——!”

连环爆炸,火光和尘烟一同升天,在山头绽放最狂野的烟火。

迫击炮阵地全军覆没。


tbc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