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顺懂】獠牙(06)

妈耶,我真的很不会写战斗了,拖到现在,六一节过了,安然请大家吃炮弹~

设定:全员存活,原作+各种我流私设,吸血鬼顺X狼人懂。虎牙不用来咬脖子留着干啥?

******

庄羽一嗓子,睡在附近的几个蛟龙全醒了,脸上掩不住疲惫,眼神却都很亮。

杨锐第一个出声:“什么情况?”

“正南方向过来一大波石像鬼,数量太多了!起码200!”就算是演习,庄羽也没一次性见过这么多敌人,“他们要从后山左侧绕过来!”

补给点经历白天的战斗,现在活着的不过百来人,而且半数是平民,剩下的兵也是伤患更多,根本挡不住那样的大军。

“队长,得马上走!”徐宏起身收拾东西,底下几个人都跟着动了起来。

杨锐眉间皱得快能夹死甲壳虫,他一把抓住跑过的张天德:“把消息告诉政府军,让他们赶紧出发!”说完指挥众人整装,将阿布和夏楠安置在二号车后排座位,顾顺和李懂两个夜行者直接上车顶观察情况。

望远镜里,后山左侧很快出现一个个高大健硕的黑影,如蝗虫压境般移动而来,喘息的水汽在沙漠低温的夜里形成连绵白雾,宛如地狱来使。

李懂压下心悸,转头朝一号车喊:“队长!他们来了!”

张天德从不远处政府军那里跑回来,站在车边汇报:“伤患太多了,他们一时还走不了,看着像是要打。”

杨锐十分惊愕:“他们疯了!不知道石像鬼的数量吗!”

“我都说了,可他们指挥不听!”张天德英语一般,涨红脸和对方强调了无数遍“too many”“go away”,但对方始终摇摇头,指着先前战斗的伤患,还在试图组织战斗。

手无寸铁的平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战争中养成的本能使他们在被惊醒后全都主动上了大巴车,此刻正趴在窗口茫然而无措地望着窗外。徐宏的视线落在那一张张脸上,只觉得如鲠在喉:“石像鬼太多了,留在这里不是办法,开到路上去拉长战线,或许还有机会。”

杨锐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和政府军到底不是一家人,人家不到黄河心不死,蛟龙不能跟着陪葬,他果断推开车门:“石头上车,我再去交涉一次,至少让平民车跟着我们先走。”

庄羽抓着平板电脑的手指越收越紧,他听见石像鬼奔跑的脚步声隆隆而来,听见队长在乱糟糟的政府军里大声劝话,觉得神经绷得快要断了。

这仿佛一瞬间,又仿佛过了很久。政府军终于答应让平民车先走,他们把伤兵抬上军车押后离开。

石像鬼已经进入小镇,庄羽之外,顾顺和李懂也听到了声音,其他蛟龙虽未见闻,但敏锐的直觉同样感受到凶恶的海潮正越涌越近。

大巴车启动的声音打破了凝滞的气氛,杨锐一个手势,蛟龙的两辆装甲车紧紧跟住,开上了公路。

佟莉瞄一眼路线:“队长,他们在往正东走。”巴塞姆在东北,跟着平民车队等于绕远路。

“邓梅那里……”徐宏开了个头,自己也说不下去了。

“我知道。”杨锐紧紧盯着地形图,“我们先跟一段,看政府军后面情况,危机解除了就走。”

他话音刚落,庄羽就叫了起来:“打上了!”

政府军还想着边打边走,但石像鬼来势汹汹,褴褛的衣服遮不住铁板一样的身躯,瞪着血红的饥饿的双眼,抬手劈落宛如砍瓜切菜,就地生吃。之前和杨锐争执过的那位指挥被一边倒的形势吓得面无人色,声嘶力竭叫喊:“Go!Go!!!”

然而终究是晚了一步。大巴和装甲车开出补给点起码五公里远了,那些越发凄厉的嚎叫却仿佛就在庄羽耳边。徐宏搂住他,手臂在他发抖的肩膀上重重一压。庄羽惨白着脸转过头来,虚弱地喊了一声“副队”,他还想说什么,喉咙里却跟生吞了鸡蛋一样。

“相信自己,那些艰苦的训练和考核都不是白费的。”徐宏深深地注视他,明亮的双眼里饱含温柔的力量,“你是一名合格的蛟龙。”

政府军的车队在损失了尾巴后发了疯地往前赶,士兵们向后射击追上来的石像鬼。

李懂望着后面如同狼群围猎牛犊般的场景,那些跑在前面的石像鬼不断跳起攀到车上,越靠后的车开得越慢,一辆接一辆被逼停。数量和身躯同样庞大的敌人将猎物圈在当中,跟在蛟龙后面的车子越来越少。

血腥气远远地飘过来,顾顺一个俯身趴在了车顶,枪刚架稳,子弹已经出膛,远处越到半空的一只石像鬼被洞穿心口,脸上还维持着狰狞的表情重重砸下来压倒一片,跑在最后的那辆车趁机猛然加速,甩开拖拉住车尾的石像鬼,往前蹿去。

然而眨眼间,更多石像鬼踩着同伴的身体追扑上来,比鹰爪更硬的手嵌进车壁里拽住往后拉,不过凝滞了一瞬,行军蚁般涌上来的石像鬼就突破到了车侧,伸手探进车窗。

“嘭——”一声,一颗子弹钉入这条手臂,带着手臂的主人踉跄着向后摔去。顾顺看一眼身边满脸凝重的李懂,对方这一枪开得很好,然而在对方的人海战术里,这一枪是这样渺小。命中目标,却见更多的手臂已经伸入车窗扯出两名政府军,被拽住的车子还在机械滚动着车轮,驾车的人被午餐肉般地撕扯开来吸食血液。

李懂一阵反胃,几乎要呕出来,顾顺闪电般出手扣住他下巴不准他低头。

“好好看着!”他单手持枪扣动扳机正中尾车油箱,爆炸声起,火光漫天,烟花般炸开的铁片射倒一圈石像鬼,瞬间在敌我双方间堆起一道路障,为政府军争取了片刻逃亡的机会。

仅剩的三辆车赶上来,和大巴、装甲车连成队,向着升起的太阳一路奔去。

开出一段距离,地形渐渐改变,车队前进方向左侧是一排连绵的山峦,右侧是一道斜坡,虽然落差不大,但坡度很陡,不易攀爬,后头越过路障的吸血鬼又被这左右为难的地形限制了队形,追着追着拉成了一条窄瘦的长龙。跑在最前面的石像鬼完全沐浴在朝阳之中,苍白皮肤上肿起无数水泡,被抓挠得鲜血淋漓,畸形产物的血源劣势是无法跨越的生理鸿沟,他痛苦干嚎着扑倒在地被后人超越过去。失去理性的石像鬼前仆后继,不断重复这一过程。

车队暂得喘息。

顾顺手臂一撑坐起身,一回头就被阳光刺得扭了回来,过程中瞥见李懂还趴在那里,身体随着车身颠簸晃来晃去。他伸手在那翘起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行不行啊你?”这一巴掌下去,手感极妙,而李懂竟然毫无反应,顾顺悬在空中的手忍不住又要往下落,李懂陡然回头,那个混合了痛苦、悲伤、无措和茫然的表情看得顾顺良心一颤,不着痕迹地把手收回来,正要说点什么,突然听见前车内一阵喧哗。

李懂显然也听到了,视线转过去,只见杨锐从车窗里探出头,朝他们疯狂打手势,嘴里发出撕裂般的叫喊:“迫——击——炮——!!!”

地形的优势陡然转化为劣势,车队根本无从躲藏,众人眼睁睁看着那枚炮弹流星般砸落到前方数百米外的道路上——轰然巨震!爆炸带起的冲击像山怪的巨手捏住大巴车头任性地往后一推,撞上杨锐他们的车,高速行驶的车队一辆接一辆亲密接触,撞上又弹开。

车子猛烈地震颤起来,顾顺一把捞住李懂的腰飞身跳车,落到右侧斜坡边缘仰躺下去,用身体当滑板,抱着李懂一路滑到坡底,松手反身一蹬,高大的身形腾空而起,两步跳上土坡,打开车门抓着夏楠和阿布就往坡下跳。

其他蛟龙反应迅速,纷纷下车紧跟着跳,在庄羽的惊叫声中,又一枚迫击炮摩擦空气鸣叫着直坠而下,砸在政府军车后,新一轮爆炸掀飞前面好几辆车,卷起无数砂石冲向天空又纷纷落下。

李懂被巨响震得耳鸣不断,沉重的沙土密实地压在身上,根本无法呼吸!

其他人怎么样了?都还活着吗!

他剧烈挣扎起来,横在身前的手臂绷紧发力,拳头扭动着不断向上、向上,不甘的呐喊在心里响起,身上的土层震动着往两边滚落,一只手臂猛地冲破而出,继而被另一只有力的手握住了,用力一拉。

李懂猛吸口气,剧烈呛咳起来,被沙子迷住的眼睛模模糊糊看见一道熟悉的人影从自己身前站起,转身去刨另一个土堆。

顾顺……大家!

李懂惊醒过来,顾不上擦脸,踉跄着起身过去帮忙。一个接一个把人都挖出来,蛟龙两车全员尚存,吊着的心跟着落下来一点,马上又被铺天盖地的呼救声扯了上去。

斜坡顶上一片狼藉,两枚迫击炮一前一后斩断路线,地堑和火墙将大巴车夹在当中,如同圈养牲畜的围栏。

连续的爆炸伤到了庄羽,那两扇水晶般的鲛人耳朵正在往外流血,而主人视若无睹。他一遍一遍地确认,希望是自己听错了,然而没有,鲛人的耳朵从不混淆虚幻和真实。他绝望地看向来时的路,声带哽咽:“石像鬼追上来了!”

杨锐数完人回头看了一眼徐宏,两人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了然,谁都没有说话。

顾顺低沉到几乎冷酷的声音一语道破:“这是一场捕食行动。”

千疮百孔的大巴车里,求救声混合在浓郁的血腥味中,宛如羊羔甜美的鸣叫。


tbc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