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顺懂】獠牙(04)

设定:全员存活,原作+各种我流私设,吸血鬼顺X狼人懂。虎牙不用来咬脖子留着干啥?

******

顾顺扣动扳机,子弹所到之处,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

围攻那方仅剩的吸血鬼在林间快速奔跑着离去,他始终在山腰处移动,树木杂石太多,我方已经失去了有力的狙击条件。

所幸的是,随着他的消失,山脚下战斗的石像鬼开始停止进攻,如同被磁极吸引的铁块,朝着同一个方向移动而去。

他们果然是被控制的。

顾顺心下一沉,还没来得及多想,只见李懂一步跳下石顶,向受伤的吸血鬼飞奔而去,他也只好跟了过去。

奔跑间,耳麦里传来杨锐的声音:“后山情况怎么样?”

顾顺:“石像鬼都撤了,山上有一个被打伤的吸血鬼,看起来不像是一伙儿的。”

杨锐:“我们找到夏楠了,她说她的吸血鬼助手阿布在后山,是个身高超过180公分、黑发黑眼留着络腮胡的男人。”

顾顺赶到李懂身后,探头打量了一眼满身是伤的吸血鬼:“应该就是这一个。”

“抓紧救治。”杨锐道,“陆琛、张天德上去支援,务必把人带回来。”

在他说话的时候,李懂已经查看了阿布身上的伤口,在无数擦伤、扭伤、撞伤之外,最严重的伤口有两处,一处是被子弹贯穿的心脏,所幸不是水银弹,对吸血鬼来说虽然痛苦但还不致命,更棘手的是另一处横亘于脖颈间的刀伤,刀上抹了水银,使伤口难以愈合,涌出的鲜血散发出浓郁的腥气。

狼人嗅觉灵敏,李懂尽力屏息强忍着这股味道,把他的破衣服扯成破布条,充分暴露出伤口,往上面撒药。

军用药物药性强烈,饶是阿布失血过多手脚发软,也痛得嘶吼起来,还能动弹的那只手臂高高举起,绷紧的手指像猎鹰的铁爪。

顾顺突然发力一脚踢开阿布的手,拎着李懂衣领把人甩到身后:“靠近重伤的吸血鬼,你不要命了!”

李懂被吼得一愣,继而去看阿布,吸血鬼惨白的脸上,那双原本漆黑的眼珠不知何时变作暗沉的猩红,受伤的脖颈间发出喑哑而破碎的喘息,仿佛饿到丧失理智的野兽,要不是顾顺的一只脚正踏在他胸口,只怕已经扑咬过来。

阿布不停挣扎扭动,双眼死死盯着李懂,顾顺脚下施力重重一踩,阿布痛苦地吼叫着,继而发起抖来。

李懂怔愣地去看顾顺,又见那双曾在宿舍里出现过的红眼睛。同为吸血鬼,和阿布那双血一样黑沉的眼睛不同,顾顺的眼睛是如同太阳般的金红色,那样热烈、那样滚烫,虽然令阿布瑟瑟发抖,却无法令李懂感到害怕,他像是得见朝阳的旅人,只有对自然之美最纯粹的感叹。

奇怪,上次见明明还很讨厌,是因为这次不是冲我来的吗?李懂不着边际地发散了一下,很快就收回了注意力。

他撩起衣袖露出手腕:“让他喝我的血,我带了解毒剂。”阿布吃了顾顺这么两脚,面色已如金纸,喘得快要歇菜了。

顾顺见他拔出作战匕首,眼看就要往手腕上划拉,气得简直想给他也来一脚。

“住手!”他喝止李懂,自己蹲下身去,掏出一袋行军粮——浓缩血包,将吸口塞进了阿布嘴里,拍拍他的脸,命令道,“快点喝。”

求生的本能让阿布坚强地蠕动起了嘴唇,李懂不解皱眉:“他伤得太重了,单纯的进食只怕很难恢复。”

顾顺瞥一眼那截还伸在半空的手腕,不爽地“啧”了一声:“别小瞧吸血鬼的恢复力,要是这点伤都无法自愈,就算你救得了他这次,下次他也只会死得更快。”

“……”李懂抿紧嘴唇,扭过头去。

陆琛带着张天德跑过来的时候,就见到这么一对谁野不看谁的狙击手和观察员,还有一个奄奄一息的吸血鬼。

他一边救治伤员,一边问:“倒下的那几个都查看过了吗?”

“看过了。”顾顺和李懂异口同声,对视一眼,顾顺起身走到旁边去望风,李懂继续说,“倒下的三个吸血鬼两死一伤,伤的那个吞水银自尽了。”

陆琛听得直皱眉:“需要把尸体带回去吗?”

李懂回头看狙击手一眼:“……顾顺说,那三人没什么特别之处,就是手背上都有魔党的纹身。”他看向陆琛手底下救治的吸血鬼,“等他醒过来,应该可以提供更多情报。”

陆琛点点头,专心帮阿布包扎伤口,他手法利落,三下五除二就包好了一个吸血鬼粽子,喊来张天德帮忙背下山,四人重新上车,开回小镇前去找其他人汇合。

日薄西山,残阳照在这片沙黄的土地上,将彼此搀扶着移动的政府军照成剪影,呻吟伴着归巢的鸟鸣,拉出长长的余响。

车子碾着红光回到小镇前,杨锐他们等在那里,还有一个短发干练的华裔女人,在看到满身绷带被抬下车的阿布时,惊叫着扑了过去。

蛟龙八人走到背风口站定,开始交换信息。

杨锐说:“政府军基本清点了数量,杀死的石像鬼28只,捉住的4只,剩下的都往东北方向离开了。”

东北部,“扎卡”组织占领的巴塞姆小镇就在那里。

李懂递来一个纸条,上面临摹着那几个死去吸血鬼手背的纹身——横倒的花体C字母宛如祭祀器皿,一滴血红的水珠正要滴落进去。

“魔党……”杨锐面沉如水。

顾顺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需要我科普一下吸血鬼的历史吧?”

没人理他,活跃气氛失败,他也不恼,耸耸肩看着其他人比赛谁的脸色更沉重。

传说吸血鬼的始祖该隐用自己的鲜血和动物的内脏繁衍了五名第二代吸血鬼,这五人孕育了十三位后人,正是吸血鬼历史上最强的第三代,第三代大肆转化后代,每一位都拥有强大的家族,被称为十三氏族,在长期的分分合合中,十三氏族最终分为两派——谨遵避世的密党和主张侵略的魔党,现如今,密党率领大部分吸血鬼签订了世界和平条约,仅存的魔党潜伏在黑暗中蠢蠢欲动,各地活跃的极端组织背后,多多少少都有他们的势力。

魔党信奉血源,他们纹身里那个横倒的C代表的就是该隐(Cain),红水滴代表鲜血,魔党认为起源之血的力量至高无上,而常人不过是血源低等的口粮,其他异人则是血源肮脏的异类。他们强调要肃清一切敌人并在世界范围内发动多次恐怖袭击,可以说是非常难缠的对手。

特别这次行动中突然出现这么多魔党吸血鬼,加上那些不同寻常的石像鬼,使得眼前的任务一下子复杂起来。

“她那儿呢?”陆琛冲夏楠那边扬扬下巴,“有什么消息吗?”

杨锐瘪瘪嘴:“她表示要我们救下她的助理才肯告诉我们更多信息。”

徐宏接话:“天黑了,刚才舰上联系,让我们明天跟着政府军一起出发,等夏小姐的助理醒了,再一起问吧。”

“那我们今晚就原地修整,陆琛去问问政府军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杨锐三下五除二布置了晚上守夜的人手,让大家各自分开去忙了。

等到夜里轮守,李懂被叫醒的时候,顾顺已经霸占了火堆旁最好的位置。狼人和吸血鬼都喜欢昼伏夜出,他和顾顺被安排守后半夜。可李懂不想坐在顾顺身边,他环顾一圈,起身去看阿布。

吸血鬼的恢复力确实如顾顺所说十分强悍,即使是阿布这样眼睛暗红、血脉排到十几代的后裔,在喝过鲜血、打过药剂之后,那些可怖的伤口也在以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愈合。但也正是这样高速的愈合状态,让伤口又痛又痒,阿布无意识地呻吟着,声音不高,没能吵醒守在一边睡着的夏楠。只是李懂是狼人,那若有似无的呻吟即使他走远,也听得一清二楚。

躲避着这挠心搔骨的痛哼,他不知不觉间坐得离顾顺越来越近。

“你总这样吗?”

李懂回头,只见顾顺分分钟已经在石堆里摆了个北京瘫的造型,正懒洋洋地望着自己。

他茫然地问:“哪样?”

“紧张啊,抗压能力太差。”顾顺讲这话的口气,就差抖腿了,“战场上,子弹躲不掉的。这一课啊,算哥送给你的,下次记得交学费!”

李懂还保持着那个茫然回头的姿势,心想这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又见顾顺递来一颗糖,一时间琢磨不透这人到底什么意思。

顾顺糖举了半天也不见人接,悻悻然收回手。不是说鞭子和糖是最好的教育吗,怎么这人光吃鞭子不要糖呢?

两人各自心怀鬼胎,沉默半晌。

阿布止痛药的药效过了,呻吟声更大了些,在此刻的沉默中,听得李懂越发不自在。

他忍不住找了个话头:“下午为什么不让我给他喝血呢,会好的更快一点。”

“是会更快一点,但这只是一时的。”顾顺哼笑一声,“这就好像,你知道自己受伤后总有特效药吃,‘biu’一下伤都好了,慢慢的你就不怕受伤了,打架更猛了,可万一哪天打完架快死的时候却发现,药没了,怎么办?”

顾顺在李懂瞪大的眼睛里,收敛起了笑容:“那就只能死了。”

李懂似懂非懂,就这么呆呆地看着顾顺。

顾顺挠挠耳朵:“我知道狼血当药喝很有用,可是药毕竟是药,上瘾了、依赖了,不是好事,但凡还有口气在,就加把劲儿自己活过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选择捷径。”

李懂彻底明白了,缓缓点了点头。

顾顺看他一眼,忍不住多嘴:“我不是对你有意见啊,就我以前有个朋友,算朋友吧,罗星也认识的。他就是太过依赖狼血药剂,后来……唉,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从那以后,我和罗星就说,是条汉子,就别靠药,自己扛,结果这人答应的好好的,转头进了部队就配了个狼人搭档。”他又看了李懂一眼,扭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所以我真不是对你有意见,你不用这么紧张。”

李懂眼看着顾顺破天荒地先转开了目光,那无形缭绕在他周围的压迫感似乎也淡去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笑,尽管已经努力忍耐,嘴角却还是出卖了他的情绪。

顾顺那是什么样的耳力,在李懂呼吸变化的瞬间就知道对方笑了,他立马回过头来,打算批评一下这位不懂事的小同志,却在目光触到李懂脸上的神情时,突然哑火了。

等到李懂缓过劲儿来,这才发现顾顺好半天没说话,他奇怪地转过头去,只见顾顺眼神愣愣,嘴巴张张,干巴巴地憋出来一句:“你成年了没有?”


tbc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