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靖苏】合志《香如故》特典

特典由一个段子集《芙蓉帐》+小短篇《风雪夜》合成,因为撸否是个敏感的小妖精,所以个别词语打了马赛克,不要介意。

******

《芙蓉帐》

一、我们家宗主/殿下

黎纲:我们家宗主足智多谋

列战英:我们家殿下骁勇善战

甄平:你们家殿下没脑子!

戚猛:你们家宗主爱骗人!

飞流:水牛,爱哭

列占英&戚猛:……

萧景琰:长苏也爱哭

黎纲&甄平:什么?!

梅长苏一把捂住了萧景琰的嘴巴:喝你的水去


二、假如梅长苏中了情丝绕

黎纲:宴大夫马上就来!

甄平:蔺少阁主马上就来!

萧景琰:谁都别来,我来!

飞流:出去!


三、假如萧景琰中了情丝绕

蒙挚:我去找苏先生!

列战英:我去找苏先生!

戚猛:我去找静妃娘娘!

萧景琰:戚猛,回来!

-梅长苏来了之后-

梅长苏:景琰,别怕

萧景琰:我不怕,只要有你在

梅长苏:大夫马上就来

萧景琰:不,你来

梅长苏:……告辞!


四、陛下邀梅将军游湖

守卫们都退得很远,只有列战英守在岸边,看了看头顶的太阳,又看了看那只在湖心摇晃得如遭暴风雨般的乌篷船,陛下腰力强劲,梅将军自然反抗不得,半推半就,也不知道要折腾多久。

只怕游湖回去,梅将军饶不了陛下,也饶不了我。列将军心里苦,我为什么要守在这里呢?

唉,有点儿委屈。


五、行宫温泉

梅长苏不得呼吸,嘴中又被萧景琰牢牢占领,舌尖摩挲,勾得他身体越发滚烫,几乎要失去意识,恍惚间睁开眼睛,看见了荡漾的水光。

萧景琰终于舍得放开怀里人,抱着他浮出了水面。梅长苏立刻咳嗽了起来,怎么拍都止不住。萧景琰满心愧疚,满脸隐忍:“是我不对,可你……也别夹得这般紧,我快忍不住了。”

梅长苏:“咳咳咳!”


六、暴雨夜

萧景琰又重重挺了两下,好不容易稳下呼吸,慢慢从梅长苏体[优雅]内退了出来,搂着人翻了个身,面对面四目交接,这才发现梅长苏嫣红的嘴里紧抿了一缕黑发,如缎般的发丝被口液打湿,服帖地横在这人的嘴边。

红唇,黑发,水光微漾。

萧景琰捞起他颤抖的双腿往前一压,复又重重顶了进去,梅长苏仰头闷哼,尾音极是婉转撩[优雅]人。

萧景琰伸手勾走他唇间发丝,换了自己的嘴唇堵上去,好一番亲[优雅]吻后,伏在他耳边诱[优雅]惑道:“外头雨大着呢,别怕,喊出来。”


七、春猎

今年春天格外暖和,九安山下草长莺飞。梅长苏是不打猎的,第一日,他窝在帐篷里懒洋洋地睡了一天;第二日,他陪伴静妃闲话家常;第三日,他带着飞流去看后山烂漫的春花;第四日,他和萧景睿、言豫津聊起了历史上春猎的那些趣闻。

他们绕着草场缓缓而行,正说到某年一位将士在春猎时不小心伤到了附近的采花女,便将人安置于马前送去就医,成了一段佳话。

笑语间,忽然听到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萧景睿和言豫津看到来人面上一惊,梅长苏正要侧目,突觉腰上一紧,身体一轻,天旋地转。

萧景睿:靖王殿下竟然把苏兄……

言豫津:……掳走了。


八、烙印

梅长苏衣襟散乱,中衣半垮半挂,宛如春笋,露出里面单薄的肩膀和莹白的肌肤。萧景琰抬手轻抚他的脸颊,又摩挲他的脖颈,缓缓来到凹陷的锁骨处,手指仿佛不舍得离开般来回轻擦。

“怎么了?”梅长苏轻喘着问。

“这里本来有一颗痣。”萧景琰低下头去,滚烫的嘴唇含在他锁骨上重重一吮,留下了一朵红痕。

******

《风雪夜》

入冬后的金陵,夜里总有风声飒飒或落雪寂寂。

萧景琰和梅长苏隔着一方桌案对坐,彼此查看手中文书,搁在一个砚台边的两支笔偶尔相撞,引得两人对望一眼,又低头各自忙碌。

相识的日子越久,萧景琰对谋士——或者说对名为“梅长苏”的谋士便越发改观:阴谋诡计背后是除奸扶正的大道,搅弄人心背后是洞察世事的柔情;低眉浅笑间是风雅,盈盈拜倒时是真诚。真正聪明而有远见的人不只做善事,更做对的事。若没有梅长苏这一路的牵引护佑,萧景琰还不知道要横冲直撞受多少无妄之灾。他自然是不怕的,可也真心实意地感谢梅长苏。

如现下这般整夜相对,或长谈、或批文,从政事到军事,越聊便越觉得投契,彼此增益,虽未言明,但确如知己。

萧景琰今日休沐,在府上小睡过片刻才过来的,这会儿精神奕奕。外面应是下着雪,万籁俱寂,神思更加集中,一连翻阅了不少文书,圈画出几处值得商议的重点。

“苏先生,你看……”

他将文书递过去,抬眼才发现梅长苏正闭着眼睛,一手支着脑袋,一手还拿着笔,只是那笔轻轻摇晃着,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竟是睡着了。

萧景琰收回手,一时不知该做什么,眼睛打量着梅长苏,这才留意到他并未穿外衫,只着了中衣,肩上披着的毛斗篷摇摇欲坠。室内点了不少炭盆,虽是雪夜,却很暖和,萧景琰自己的斗篷还挂在书柜边上呢。但他知道梅长苏比常人更加畏寒,既然人已经睡着了,今晚也没什么好讨论的,便起身轻手轻脚走到梅长苏身后,拎起他垮在背上的斗篷,往上盖了盖,将人包紧了。

梅长苏的头发也未全部束起,温温凉凉地触到萧景琰的手指,令他恍惚:苏先生与我相处,何时开始变得这般随意了?可他又忆起梅长苏每次见他都要端端正正行礼,从来是恭恭敬敬喊一声“殿下”,就算自己以朋友之谊待他,他也总是谨遵君臣之礼保持距离。

这人心里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萧景琰站在他身边兀自出神,梅长苏靠着自己手掌的脑袋越垂越低,猛地晃了一下,惊得萧景琰立刻去扶,手还没碰上,梅长苏已经坐了回去,脑袋依旧搁在手掌上,撑在半空中摇摇欲坠。

这么困吗?

萧景琰哭笑不得,想了想,还是抬手搭上了梅长苏的肩膀,欲将人摇醒,那一句“先生”还未出口,低下去的视线里先看到了一片柔和的肤色。原是梅长苏刚才的动作间,扯得自己领口微开,露出了半边锁骨,那里洁白如无暇美玉,在火光下竟似有微光,看得萧景琰一阵恍惚,脑中突然升起一个疑惑来。

——那颗痣呢?

他仿佛是为了看得更清,脑袋随着视线越垂越低,已贴到梅长苏面前。

大雪稀音,屋内外都一片寂静。萧景琰感觉到鼻息间属于另一个人的呼吸,陡然清醒过来,猛地退开身去,踢翻了身后的一个矮几,发出突兀的声响。

梅长苏被惊醒了,一双含着蒙蒙春水的眼睛望向萧景琰,嘴唇翕合着,有两个喊过千百遍的字几乎要破口而出,最后还是消失了,他撑着桌子起身,对萧景琰拱手一拜:“苏某失礼了,望殿下不要见怪。”

萧景琰的视线慌乱地逡巡过他的脸、他的身体、他白璧无瑕的锁骨,只觉一颗高高扬起的心又狠狠坠了下来,砸了一地的怅然若失。

“抱……抱歉……”萧景琰俯身去摆矮几,扶了两次才放好,起身长出口气,对梅长苏点点头,“是我叨扰先生了,你早些休息吧,我走了。”

他如同逃走般进了地道,却站在昏暗中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铃铛,突然很想摇一摇它,再回去看一眼梅长苏,看他的脸是否也同自己一样绯红。

本以为不会再喜欢上什么人,原来终究,我也是会变的。苦涩的笑容一闪而过,萧景琰大步迈向了前方。

 

再后来,又是一个雪夜,梅长苏因为卫峥之事被他置于大雪中许久,也在病榻上煎熬了许久。

萧景琰深深低下头道歉,梅长苏却笑得云淡风轻:“殿下勿要自责,我并未生气。”

我并未生气,所以你别怕。

爱之深,责之切。

他还记得那一个雪夜,嘴唇上如火般的温度。


END


一会儿放出《春风又绿》全文下载TXT,感兴趣的朋友到我文章列表里找找~


评论(1)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