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靖苏】春风又绿(番外一)

番外一:南海有颗大珍珠


萧景琰要梅长苏跟他回京,梅长苏是拒绝的。

他现在可是两袖清风,自由自在,去哪里都由自己说了算,凭什么听你萧景琰的?况且那曾在金陵搅弄风云的谋士虽名为苏哲,但谁人不知苏哲就是梅长苏,见过他的人太多了,再跟萧景琰一起回去,不知要传出多少闲话来。

但萧景琰说了,咱们梅将军是有军功在身的人,以前不愿恢复林殊的身份也就算了,现在由苏哲换回梅长苏的身份,本就是应当。

这边梅长苏正要反驳呢,江左盟的小盟主看不下去了,连梅长苏带黎纲等人一齐赶了出去,说廊州夏日炎热,苏哥哥还是到金陵避暑去吧。

金陵的夏天确实要比廊州凉爽些,也少了些湿气。但梅长苏心想,我为什么非要去金陵?既然出来了,到处游山玩水一番岂不美哉?

他这么想着,带着黎纲、飞流等人出了江左盟的大门,迎面就见一辆皇家官制的大马车,马车后列着长长的兵队,马车前一人摘了头盔健步而来,正是萧景琰手下最得力的武将列战英。他朝梅长苏行过礼,笑道:“先生总算出来了,马车里头一应美食、玩具还有陛下亲自挑选的国藏典籍都布置好了,您请。”

梅长苏看了眼一脸期待的飞流,失笑道:“罢了,就随你去吧。”

如此这般,重新上位的琅琊榜首,便一路舒舒服服的到了金陵。

皇城依旧是那个皇城,人来车往,热热闹闹,只是城中那种鲜活的气息比之从前更甚。梅长苏一行在卫兵的护送下大张旗鼓地来到了曾经的苏宅,列战英驭马退到车旁解释道:“陛下说了,这里由苏先生一手布置,住着更舒心些,自从您离开后,苏宅就被陛下买下了,一直留着等您回来呢。”

这般睹物思人的做法,果然是萧景琰,梅长苏笑得无奈,心里一时酸酸甜甜,越笑越掩不住嘴角的弧度,只好侧过身去假装咳嗽两声,惹得飞流一脸担心。

如此便在苏宅重新安顿了下来,梅长苏知道萧景琰之前离京月余,最近很是忙碌,没想到刚吃过晚饭回到房里,却见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你从哪儿进来的?”梅长苏没接到任何通报,萧景琰仿佛凭空现身,他回过头来,嘴角带笑地指了指不远处的书柜。

“你把密道又挖开了?”梅长苏不赞同道,“如今你从正门进来便可,何必挖开密道,若是让人知道……”

“若是让人知道我时常到这苏宅来过夜,会给你们引来危险的,”萧景琰摆摆手,安抚地笑道,“便说我是怀念故居,到靖王府过夜,就算真有刺客,也好演一场空城计。”

梅长苏失笑,两手一摊,无奈道:“这天下都是陛下的了,哪还有我说话的份?”

萧景琰可不认同,走过来将他清瘦的腰身一搂,低声道:“我的事,你都有说话的份。”说罢,柔柔地亲上他的嘴角,看他眼带笑意,恍若春水,萧景琰突然提起了另一件事,“你有东西落在我这儿了。”

“我以前那些‘遗物’可不都在你那儿吗?”梅长苏感兴趣道,“我那把弓呢,在靖王府还是在宫里?”

萧景琰退开半步,目光灼灼地盯着梅长苏,把对面人看得一阵心悸,正要问声“怎么了”,只见萧景琰从怀中掏出一方丝帕,丝帕薄如蝉翼,一眼就看出里面那物件的形状,梅长苏心里陡然“咯噔”一声,只觉不好,正要往后退,手腕已经被萧景琰抓住了,托高到身前,掌心向上,那包裹着东西的丝帕就稳稳放到了他的手心里。

“出征的时候怎么不带着它?”萧景琰声音四平八稳,隐隐透着股冷气,那一双眼睛从上到下将梅长苏打量个来回,语气凉凉地问道,“只怕你一早就知道自己回不来了吧,又骗我一次。”

最后这句话说得轻如鸿毛,仿佛情人间调笑的话语,梅长苏却觉得遍体生寒,鸡皮疙瘩起了一身,那种大战前的危机感令他紧绷又兴奋,若非眼神躲闪了一二,倒还是那个云淡风轻运筹帷幄的梅宗主。

只这当年在江湖留下多少传说的琅琊榜首,如今也是个会被一句话就牵着心走的人了。

萧景琰面上不动声色,只拿一双深邃明亮的眼睛把梅长苏死死盯住,仿佛在说“你自己说怎么补偿我吧”。

倒不是梅长苏不心疼他,而是想到“补偿”总不免忆起一些春色无边的场景,这才刚吃过晚饭呢,怎可行荒淫之事?他低头掀开丝帕一看,果然是那颗浑圆莹亮的珍珠,南珠之美确实名不虚传。去北境之前的那一晚,他曾细细摩挲着这颗珍珠,如同他平日里思考是摩挲衣角一般。后来他恍恍惚惚地睡了过去,第二日醒来,珍珠仍在手心里,竟被他握得带上了暖暖的体温。直到甄平来请,他才怅然若失地将珍珠装回盒内,留在了他和萧景琰曾经夜夜相对做功课的那张桌子上。

一把弓,一颗珍珠,只怕都是萧景琰心头痛到滴血的东西。

幸好都过去了。梅长苏想,大拇指下意识摩挲起了珍珠光滑的表面,柔声道:“说起来都没问过你,当初是怎么找到这颗珍珠的?聂铎自从驻守东海后,也曾带回不少珍珠送给盟里的朋友,但从未见过这么大的,是两地环境差别所致吗?”

“南海的珍珠确实要大些,不过能得到这么大一颗,也确实有一番特殊的经历,”萧景琰露出怀念的神色,他与那采珠老翁一家的故事,不知是否还在南海之滨流传,讲着讲着,他突然回忆起最后离开时老翁与他的对话。

 

“不知殿下买下这颗珍珠是要作何用途?老朽虽只是个小小的采珠人,但于珍珠养护和装饰一道上略有心得。”老翁这般说着,眼中流露出不舍。

也是,如此大而圆满的一颗珍珠宝贝,对采珠人来讲也足以成为一生的谈资了。但萧景琰越是明白他的心情,便越是无法说出实情,给朋友当弹珠玩这种理由,只怕能把老翁气死,只好笑着含混道:“这颗珍珠是要赠予朋友的,如此珍宝,他必然会珍惜。”

“哦……”老翁点点头,若有所思,“殿下若是赠予友人,”他打量萧景琰脸上的神色,突然福至心灵,“这位友人定然与殿下感情深厚,老朽斗胆进言一二,这珍珠于情趣一途上也很有妙处。”

“情趣?”萧景琰很是疑惑,“珍珠不就是赏玩之物吗?”

老翁脸上露出些许暧昧的笑意,凑近萧景琰低声絮絮:“珍珠浑圆天成,温润柔和,于床笫之事上不易伤身,且有肉蚌含珠之美,再说那些不够圆整的小珍珠,串成珠链,对那一方来说也很能得趣……”

萧景琰再怎么不解风流,到这会儿也听懂老翁的意思了,面色立时涨得通红,只觉羞愤与暴怒填满了胸腔,他大喝一声“胡闹”,远远退开几步,只觉手里的珍珠一下子烫得灼人,令他不愿久留,胡乱将东西一包塞进了怀里,也不去看那老翁,径直走了出去,徒留老翁一人,摸着胡子笑得很是自得——现在的年轻人哟,心事分明都写在脸上!

 

萧景琰的视线从珍珠滑到抚摸珍珠的那只手,继而缓缓上移,落到梅长苏的脸上,缓缓开口:“这珍珠,还有妙用,不知先生是否感兴趣?”

梅长苏敏感地察觉到萧景琰神色中的炙热,心中暗道不好,又见他举步向自己走来,连忙侧身避了开去,手一收,已将珍珠放进了自己怀里:“连日奔波很是疲累,我想早点歇息,景琰,你也早些回宫吧。”

萧景琰被他躲了过去也不生气,就这般跟在他后面在房里慢悠悠地转:“那便早些休息吧, 我替你宽衣。”

“不用了,”梅长苏步子越来越快,仿佛身后有洪水猛兽,“我叫飞流来就行了,飞流!飞流!”

他大喊一声,门外很快就响起飞流的应答声,由远及近,几乎要破门而入了。

“飞流!”萧景琰突然对着门外大声喊道,“你苏哥哥今天很累,要先睡了,让你也早点去休息吧。”

“哼!”飞流虽然讨厌萧景琰每次来都黏着他苏哥哥,但他也知道两位哥哥单独在房里的时候,是不能进去打扰的,气得跺了跺脚,又贴着门听了会儿,发现什么动静都没有,便转身飞上屋檐离开了。


如珍珠般圣洁的污



雀哥的污,优雅的污,赏完珍珠不点小心心就哭给你看!

番外二《陛下今日不早朝》将放到合志《香如故》里公开,完售后再放网络版,谢谢大家支持啦!

继续打打广告,雀哥和小伙伴们的靖苏梅花主题糖本《香如故》已经开放预售咯~买一发走起!点我点我!

评论(38)

热度(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