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靖苏】春风又绿(第十一章,完结)

梅长苏越发哭笑不得,他现在才知道,这水牛耍起无赖来,也是不依不饶,犟得很,只得温言软语地哄到:“刚才不是带你夜游梅园了吗?我看你很是喜欢。”

“是很喜欢,”萧景琰承认得爽快,可照旧固执,“但你刚才没收我送的白梅,我很难过。”

“这也能怪我?那可是被飞流塞回去的。”梅长苏对着他这日新月异的牛脾气也是没辙了,忍不住笑骂,“你怎么这么霸道?”

“你不喜欢?”

“都说你霸道了,我不喜欢难道你还肯让我?”梅长苏都快分不清了,他们这会儿是在吵架,还是在调情?

“怎么没有让你?”萧景琰几步来到梅长苏身前,他身量高大,背脊挺直,不笑时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如今这般嘴角微勾,又有种京城贵公子的风流优雅,只不过他此刻雅的比较内敛,风流的比较外放,“昨晚你说受不住了,我不是……”

“萧景琰!”梅长苏一甩袖,面上的薄红已蔓延到了脖颈处,“你闭嘴!”

萧景琰自觉自己说的是实话,奈何情人不愿听,他满脸无辜,当真不说话。只是不能用说的,便只好用做的了。

梅长苏这会儿还没从恼羞成怒中回过味儿来,心里琢磨着萧景琰以前是这样子的性格吗?

先皇在世的时候,曾夸过萧景琰的才学机敏不输祁王和林殊,虽非夺目鬼才,但胜在勤勉好学、严谨踏实,可惜就是个不懂婉转的直性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萧景琰小时候虽替林殊背了不少黑锅,可也没少欺负他,两人有来有往,斗文比武都互有输赢。后来梅长苏辅佐他上位时,既为他始终保有的本心而感动,也常常为他一点就透的敏锐而欣慰,尽管他犟起来也够让人头疼的,但好歹敢放心让他在成为七珠亲王后和誉王在朝堂上分庭抗礼地斗着。只是没想到,萧景琰在情之一事上也看得通透就罢了,还这般横冲直撞的,是不是自己把他宠坏了?

梅长苏正细细思量,萧景琰可等不住了,他已经检查过了门窗,放下了垂帘,点上了炭盆,见梅长苏还站在窗边发呆,索性过去一把将人打横抱起来送到了床上。

梅长苏现在哪里是他的对手,陷在柔软的被褥上只觉一口气梗在喉咙里,深刻体会到了甄平、黎纲二人看见蔺晨胡闹时的心情。

萧景琰与他相反,脸上的笑意似要满出来。他坐在床边,双手撑在梅长苏两侧,俯身细细打量他容颜:“以前看着你,从没觉得你……这样好看。”

“你是说我以前丑咯?”梅长苏安逸地躺着,任他打量。

“不,”萧景琰的身子越来越低,终于轻轻吻上了他的唇角,“是我心境变了。”


如梅花般优雅的污


萧景琰从他体内退出来,抱着他在床上躺好,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爱抚他汗湿的鬓发,温暖而幽静的房间里如有无声的情歌回荡在两人心间。

很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地出过汗了,梅长苏觉得身体变得温暖而轻盈,像是漂浮在一个舒适而柔软的壳中,令他神思松弛,浑身放松,如坠梦乡。

他时常梦到少年时光,他随时都可以纵马飞驰,弯弓射箭,每次春猎都是他和萧景琰比试的好时机,两人驾着骏马追逐羚羊野兔,谁也不肯让谁,不管何时回头,都能看见对方脸上恣意而明媚的笑容。

九安山下的草场那么广阔,他们从驻扎的营地一路驰过春草蔓蔓的大地仍然不知疲惫,非要再比一比谁先到山顶。林殊比萧景琰这个皇子更会御马,一边回头笑得得意,一边兀自朝前狂奔,哪知身下的马突然一个踩空将他甩了下去,萧景琰立刻喊着“小殊”地追了上来,如鹰般从马背上飞跃而下,穿过掩映的林木寻到已经坐起身的人。

“没想到这里有条小路!”林殊回头看向萧景琰,眼里盈着树叶间碎落的阳光,“这可是我发现的密道,以后说不定有大用呢,你别说出去啊!”

“你啊,没摔伤吧?”萧景琰抬手去拍他肩背。

“没事儿,就是蹭了一身的泥和草,嘿我说,你没摔着怎么也蹭得灰头土脸的?”

“还不是急着找你!”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片刻,看着对方那花猫儿似的脸,突然都大笑起来,头顶间密实高大的树木左右掩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令这无拘无束的笑声回荡了很久、很久。

那时张扬而恣意的两个少年谈论到以后,总离不开金戈铁马、建功立业,总说顶天立地、保家卫国,才是真男儿本色。后来成为梅长苏,拔去火寒毒卧病的那一年,每每思量以后,都靠着那销魂蚀骨的仇恨和夜夜入梦的血红梅岭,才熬过了一天又一天。及至再入金陵,手无寸铁,心无挂碍,再拉不开弓弦的双手搅弄风云,待到萧景琰发光,便是他落幕之时。

后来,他以为不会再有后来。或许他心里还藏了口气,不舍得离开依附过的那一片温柔而明亮的火光,可他再一次活了过来,又当如何?

——直到有一双手,从背后伸了过来。

 

梅长苏醒时,房内仍旧昏暗,不知现下时辰,只觉已经睡了很久,再闭上眼睛,终于听到了淅淅沥沥的雨声。想必已经是早晨了,只是春雨覆盖了天光。

身后的萧景琰没有动静,想必还在睡,只是伸过来的手盖在梅长苏腰上,轻轻握着他的一只手,四足互抵,用一身体温包住了他,梅长苏很久没有在春天这样温暖地醒过来了。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没被握住的手下意识地抚摸着萧景琰的手背。两只手的温度相当,抚摸时只有皮肤上柔软的弧度摩擦,带来一点酥软的痒意,梅长苏摸着摸着,将自己的五指缓缓嵌进了他的手指间,交握在一处,如同一种回应。

这般做完,梅长苏似乎是安心了,放任睡意再次袭来。恍惚间仿佛听到有一声低柔的轻唤响在耳边。

“又是一年春天了,随我回金陵吧。”

梅长苏攥着那只手,在半梦半醒间仿佛又听见了,金陵城外、九安山下那片春草蔓蔓的绿地上,似有哒哒的马蹄声一路而来。

春分已过,清明将至,他也该给太奶奶上柱香了。

 

后记

元佑九年的夏天当真是热闹,朝廷推行新政,在民间形成空前绝后的议论之声。就算不懂朝政、不理时局之人,也自有其他热闹可听。你看那酒坊茶肆里的说书先生又讲起了琅琊榜的那些故事,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便是曾经的琅琊榜首——梅长苏了。这梅长苏自从去年突然从琅琊榜上消失后,众人都听说他死了,至于怎么死的却又没人知道,可现在又传闻他还活着。

一说那江左梅郎死而复生,原是得到了一本武林秘籍闭关修炼,现已修得盖世神功,文武双全,成为江左盟小盟主身后真正操纵江湖的那只手。

又一说那江左梅郎本命不久矣,便退隐江湖远去金陵修养,偶然与当朝皇帝结识,两人一见如故,互许知己,朝廷尊他为客卿,搜罗天下名医名药医治,竟将人治好了,现住在金陵城里开馆授业,每日门庭若市。

 

众人问那说书先生到底哪个版本为真,哪个版本为假?说书先生接过身边少年囫囵泡好的热茶,摇了摇扇子笑眯眯道:“不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去年待在琅琊榜首的这位老兄,怕是要退位让贤咯!”

 

正文完


PS:正文写完啦!感谢大家不嫌弃地来看文XD

被小伙伴吐槽说我前面铺垫了那么多背景才让两人见面,作为恋爱小甜文简直失格!然后一见面就开始热恋,少了个发展的过程,一定是我太久没写文的锅!

然后我个人的理解是,对靖苏来讲,梅岭那一次的生死是一次巨大的转折,而出征后的那一次生死,对两人来讲也是一次巨大的转折,这一次他们都看清了自己的心。而琰琰是属于爱了就要出手型,苏苏则觉得虽然爱了但对自己变成一个阴暗的谋士感到些许自卑(这个自卑电视剧里的蔺晨就有评价过他),对待感情反而退缩了。所以我想写的就是两人一进一退,最后苏苏被琰琰一把拉住扯到怀里的恋爱故事哈哈哈!

谢谢来看文的朋友们,虽然没有一一回复评论,但都非常感谢大家!

本文还有两个番外会写,然后打算和两个朋友的小短篇一起出个底价推广本,本子完售后会放出番外和全文下载TXT,对本子没兴趣的朋友可以到时候下载了看(づ ̄3 ̄)づ╭❤~

评论(18)

热度(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