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靖苏】春风又绿(第五章)

嘤,就算过了零点,这章也算昨天的份!今天还会有的~

******

蔺晨很生气。

英明神武的他竟然犯了两个大错,为什么要同意萧景琰过来?为什么昨晚要让芜茗守夜?就算大梁男风盛行,也不能让他娇俏可爱的女徒弟看一晚上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的画面!

不行,不行!

他在房间里绕了好几圈,连飞流都好奇地望了过来。

蔺晨觉得很有必要在梅长苏治好后把飞流和芜茗带回琅琊阁,这萧景琰才来了一个晚上就干出这种事来,对孩子的成长教育很不好!就让梅长苏自己去管江左盟好了,反正都是赤焰旧人,想必萧景琰很乐意多多关照他们。

他打定了主意,终于舍得往屏风后面走去,正听到晏大夫夸讲芜茗:“你昨晚让王公子给宗主暖身的主意很好,这第一天算是平安度过了,想必后面几天会越发顺利的。”

蔺晨觉得自己还犯了一个大错:早上起来为什么不先吃一颗护心丹呢?

然而这一屋子此刻都是欢欣鼓舞的人,没人留意到蔺少阁主刚折了自己心爱的扇子,还被飞流扔进了炭盆。

芜茗疲惫的脸上也带着喜色:“都是炎哥哥的功劳,今日仍要劳烦师父和晏大夫施针,我先去休息了。”她身体也不好,守了一夜已是撑不住了。

萧景琰看到她询问的视线,摇了摇头:“我等他醒来后再去。”

芜茗点点头,离开了房间。而梅长苏的治疗确实如她所说,一旦度过了最危险的第一天,往后几日一直很顺利,晚上也没有再出现寒症躁动的情况。大家轮流守夜,待到第七天过后,梅长苏虽还是睡着多于醒来,但脸色眼看着就好了起来,醒着的时间也逐渐变长,只是卧床太久,身体还很无力,嗓子也要好好调理才能再次开口说话。

然而萧景琰却不得不回京了,他们此次出来只有二十多日的时间,再不回程就要赶不上守孝期最后的祭奠了。

五月的江左已有湿热之感,芜茗和甄平一路将他们送过江,列战英和戚猛已牵来马匹,萧景琰一身素色布衣立在江畔,久久凝视着对岸。

芜茗陪着他静静地站了片刻,突然退后几步,朝萧景琰行了一礼:“若没有您,苏哥哥是无法达成心愿的,请您不要过分自责,江左盟会照顾好他,等您再来探望,必定还您一个能说能笑的梅长苏。国不可一日无君,还望早日启程。”

萧景琰受了她的礼,几日来的相处,让他对这个年龄不到他一半的小盟主产生了全然的信任之情,遂也还了一礼:“望盟主转达,我定不负先生所望。”

“是!”芜茗笑得眉眼弯弯,一下子又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她从身后腰间抽出一支红梅递给萧景琰,眨眨眼道,“今年春天最后的红梅了,替某人送给炎哥哥聊寄相思之用。”

面对这番打趣,萧景琰笑得无奈,接过红梅别在马辔上,道了句“珍重”,终于上马告别江左,一路往皇陵驰去。

 

回到京城后的帝王生活仍旧是忙碌的,革新后的朝堂上下总是一片朝气,人人心里都有数不清的抱负想要得到陛下的赏识,公文如同雪花般纷纷扬扬落在御前的桌上。

眼看着天气一日热过一日,偶尔寄来的书信里提及梅长苏的身体越发好了,已经下床走路,自己进食喝药,甚至安然坐着闲看了不少异志话本,勾得萧景琰想要飞奔去廊州的心日日在胸腔中振动,害高湛误以为皇帝陛下是嫌天气太过炎热,命人搬了不少冰块摆在殿内,还建言到北方的行宫去避一避暑热了。奈何他并不知这一室的冰块只让萧景琰觉得自己满腔思念更加滚烫,而他真正想去的,是那位于南方又湿又热的廊州。

江左盟大概是觉得梅长苏好得差不多了,皇帝陛下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本就偶尔才来一封的信函竟然再也没有寄来。

今日散朝后,沈追和蔡荃一边走一边聊,沈追眯起眼睛偷偷地问身边一脸严肃的刑部尚书:“你觉不觉得,陛下最近火气很旺?”

“没有吧,我看陛下一如往常,”蔡荃奇道,“沈兄何出此言啊?”

“刚才朝会上兵部尚书和徐侯爷才吵了几句,陛下就喝止了他们,若是往常,陛下从没对朝臣们激烈的争论这般没有耐心。”沈追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止不住点了点头。

“他们刚才所吵之事毫无意义,陛下素来不喜欢这等无理取闹之言,喝止不是很正常吗?”蔡荃一脸义正言辞,“不喝止才是浪费其他大臣们的时间,任由两位一品大员在朝堂上争辩如同在菜市场门口,何以肃纲纪!”

经常在菜市场门口和人吵物价的沈追大人选择闭嘴,转而提起了其他事情:“听说聂铎将军和霓凰郡主回京述职了,不知现今东海局势如何,我听说东海近日来盛产一种很特殊的虾米,已经在海滨几所城市内形成有价无市的现象了,真想去看看啊,顺便也尝尝。”

“你身为一品大员可不能到处乱跑,是要乱了朝规的。”蔡荃不解风情地泼了盆冷水,“况且你那肚子可不能再吃下去了。”

“嘿!我说蔡大人,”沈追气笑了,正要说话,一道柔和中不失英气的女声响了起来。

“沈大人,蔡大人。”

“见过霓凰郡主,聂将军,刚才还说到你二人应是快要回京了。”

“是,”霓凰笑道,“聂铎去述职,我找陛下说说话。”

“哦?”沈追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不知郡主何时与陛下关系这般好了?”

霓凰侧过脸去笑得更加开怀:“有了共同的话题,关系自然好了。”

四人站着寒暄了一会儿后彼此拜别,聂铎和霓凰在小太监的引路下往萧景琰所在的武英殿走去。

萧景琰自早朝回来一直心绪不宁,此刻也无心批阅公文,又一次望着墙角宫瓶里插着的梅花怔怔出声。这一株梅花自然不是先前芜茗给他的那支,而是他特意让高湛寻了民间巧手艺人制作的绢花,远远摆上这么一瞧,倒真能以假乱真。

刚好聂铎和霓凰过来,萧景琰立刻召见了二人,听完聂铎述职,又接过呈上的奏折搁在一边,继而转头看向安静站在一边的霓凰,开门见山地问:“听说郡主前几日去了廊州,苏先生可好?”

提起梅长苏,霓凰的笑容一下子明艳起来:“兄长他很好,如今他已不再管任何事,每日都安心服药修养,面色比之当年要红润了许多,甚至外出也毫无问题。在廊州的那几日,兄长带我去逛了有名的宜园,那里的荷花开的正好,兄长起了兴致,还当场作了幅画送与我,被我带回来了,陛下想看吗?……陛下?陛下?”

“……什么?”

“您面色不佳,是否龙体欠安?”霓凰有些担心。

“朕没事,你刚才说到哪了?”

“兄长画了一幅夏日荷花图送给我,不知陛下是否想看?”

“朕就不看了,既是送给你的,就好好收着吧。”萧景琰声音一顿,又问,“苏先生还有说别的什么吗?”

霓凰有些茫然,沉思片刻突然想起来:“对了,我送了兄长两包武夷茶,他很是喜欢,说近来闲着无事研究起了茶道,正缺好茶呢,我想着……”

“高湛!”萧景琰突然喊道。

“在。”

“去把库里各式好茶都挑上一些,即刻送往廊州。”

“是。”

霓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聂铎倒是笑呵呵地先接上了话:“霓凰从廊州回来就惦记着要收集茶叶呢,既然陛下有心,那我们就不多费心了。”

萧景琰淡淡一笑。

霓凰打量他的神色,似有所思,缓缓问道:“陛下……还有其他问题吗?若是没有的话,那我们先行告退了。”

“他……”萧景琰脸上的笑意突然收住了,如同前一刻还欢快漂着的树叶,猛地就沉入了水中,“没事了,你们去吧。”若是那人有话给他,以霓凰的性格必定会即刻告知,既然什么都没有说,自然是那人……并没有什么话带给他。

萧景琰目送着他们离去,视线又落到了那株绢梅上,越看越觉得假,几乎要令人难以忍受,刚才吩咐高湛去送茶叶时的好心情一下子荡然无存。

 

自从霓凰去看过梅长苏之后,他又活过来的消息在好友间便不再是秘密。蒙挚去过、言豫津去过、萧景睿去过、夏冬去过……甚至连南下游玩的纪王爷也寻着宫羽的琴音去过。梅长苏带他们游山玩水,赏月听曲,住的都是当地极为有趣又风雅的宅院,吃的都是极富特色又回味无穷的美食。他们每一个人回来都将那一路的开心与满足说与萧景琰听,却唯独没人带回哪怕一句他说与他的话。

头一次,萧景琰觉得金陵城里的冬天竟然是冷的,冷的他加了盆炭,却只是盯着炭盆边的位置出神。他呆坐了许久,又将视线投到了那把依旧鲜红的弓上,眼里渐渐浮现出如同上战场般坚定而凶狠的光芒。

 

元佑九年的春天,众臣们刚刚因为春闱结束而松了口气,突然接到圣上口谕,宣他们进武英殿。等他们匆匆赶到,只见英俊神武的陛下背脊挺直、面容端肃地坐在那里,帝王之威尽显,他的视线一一扫过六部重臣后这样说道:“朕打算在春猎时微服私访,至于理由和春猎的一应变动,就以礼部为首,其他五部协助,尽快写份折子递上来吧。”


TBC

评论(14)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