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靖苏】春风又绿(第三章)

我觉得我犯了一个大错,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谈恋爱呢……

******

元佑八年的春天暖的比较晚,过了春分,不少人家还点着炭盆。不过城里人的好心情却完全不受天气寒冷的影响,再过几月便是先太皇太后祭日,过了这个祭日,全国禁乐宴三年的国丧期就算过去了。虽然还早,但各户人家这会儿都悄悄准备上了清明之后的的春宴,没有这个条件的小门小户,也早就瞧好了郊外的红桃白杏,那抚仙湖的垂柳曲岸、万渝山的梨花坡、海什镇的桃源沟……总要到个春意融融的地方走上一走。

宫内也忙碌得很,正月以来先是元宵,十六开朝后便迎来春决和春闱,刚忙完又出发前往九安山进行春猎。或是当了皇帝,众皇族和官员都发现往年春猎上向来骁勇的萧景琰今年相当低调,除了一开始领头猎了一只野兔后,便将围场广阔的天地交给了年轻人们,自己整日在营帐中查看公文和书信。

如此这般待到春猎也忙完了,萧景琰终于等来了东海驻军送来的信。信是聂铎写的,大概写信时情绪太过激动,笔锋显得很是凌乱,但寥寥几句话语,终于让紧绷了数月的萧景琰露出了真心实意的笑容。

高湛趁机上前一步,笑道:“恭喜陛下。”

萧景琰眼带笑意地看他一眼:“高公公又知道了。”

“您龙颜大悦,必定是聂将军一行顺利完成任务,”高湛也笑得开怀,垂下的雪白鬓发跟着一抖一抖,“想必您所挂念之人,也一定能否极泰来。”

“借公公吉言,”萧景琰笑容未散,眼中又染上担忧,“希望如此。”他话音渐渐低落下去,手里捏着那页信纸陷入沉思。高湛看他神情,心中越发不安,只怕去年聂铎一行出发时他所忧虑的事情,要成真了。

“陛下,您……”

“摆驾,”萧景琰收好信纸,“朕要去见母后。”

 

当年的静贵妃升为皇太后之后,就从芷萝宫迁到了长乐宫。萧景琰到的时候,皇后也在此处,正与太后一道逗弄怀里的皇长子。

萧景琰上前向太后行礼,又与皇后互相见过礼,抱了抱皇长子后,对皇后温声道:“朕与母后有些话要说,你先带孩子回去吧。”

“怎么了?”太后笑着打量他,“有什么事,皇后还听不得了?”

萧景琰沉思片刻,道:“那就留下吧,只是朕所言之事极其重要,恳请母后让宫人暂避。”

太后眼中流露出疑惑,面上仍然带笑,点点头,示意众人都退了,皇后也将孩子交给了乳母。殿内安静了下来,萧景琰走到太后身边坐下,握住了她的手,他从来不在母亲面前掩饰自己的情绪,激动地说:“母后,小殊还活着!”

“你说什么?!”太后大惊,另一手里捏着逗弄皇长子的布偶滚落到地,一旁站着的皇后面露不解,正要发问,却见高湛冲自己微微摇头,便只是抬手抚上了太后的手臂。

“他那时候几乎是死过去了,之后堪堪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便一直卧病,情况始终不好。最近终于寻到了能救他的药,已快马加鞭送了过去。只是孩儿的心里实在放心不下,想去一趟廊州,”萧景琰变了自称,这是一个孩子对母亲的恳求,“孩儿知道这想法太过无理,但我不能再一次忍受……”他说着,声音已经哽咽,眼眶虽未湿润,神色间的痛苦却一点都不比当年得知林殊的死讯时少,那时他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自己的不在现场,而这一次,他既然已经知道了梅长苏还活着,便不会让自己再悔恨一次,是生是死,都要亲眼见证。

太后已然落泪,她拍了拍萧景琰的手背:“我的心情又何尝不是像你一样,既然能再一次失而复得,便是上天对小殊、对我们的恩惠,你去吧!去看着他!”

“母后!”萧景琰紧紧蹙着眉头,闭上双眼,不让泪水落下,他悬了四个多月的心飘飘荡荡,不管落向何方,都要看个清楚明白。

皇后心思聪颖,已隐约猜到大概,提议道:“马上就是先太皇太后的祭日,三年平孝期将过,依礼,应由陛下缀朝带人前去皇陵守孝三十日,不如趁此机会,南下廊州。”

萧景琰平复下心情,看向皇后,又看向太后:“朕也是这个想法,虽对不起太奶奶,可近期也没有更好的时机离开金陵了。”

“也好,”太后点点头,“到时候,京城里就由皇后打理,我和你一起去,就说陛下思念先人,独自在内间守孝,其他人等照例排在正殿内。”

萧景琰也觉得这样再好不过,正要点头,却见皇后行了一礼,笑道:“母后,臣妾年纪尚轻,经事又少,何德何能由我留在京城打理呢,还是由您留在京中,我和陛下前去皇陵,那里只需按照议程守孝即可,还请您让我图个轻松吧。”

她虽笑语嫣然,太后却知晓她是想起了废后言氏犯下的过错,不愿落人口舌,才自甘去皇陵清苦守孝,甚是欣慰地拍了拍她的手:“好,好,那就由你和陛下去吧。可好?”

最后这句话问的是萧景琰,他又一次深深地看向皇后,眼中有着难掩的愧疚和自责,沉重地点了点头,又商量了些届时离开的细节,之后便离开了长乐宫。

“好孩子,”太后目送着萧景琰离去的背影,将皇后拉到身旁坐下,“委屈你了。”

“母后说的哪里话,这是臣妾的本分。”

太后同样是极其聪慧的人,又比皇后多了经年的阅历,哪还不知道萧景琰刚才那些眼神中透露出的情绪,只怕皇后回去细细一想,不免要神伤,便温言劝道:“你贵为皇后,母仪天下,又育有皇长子,肩上的担子只怕会越来越重。在这偌大的宫城里,要想长长久久地走下去,有些东西是比爱情更为坚固和重要的,你懂吗?”

皇后仍然是笑,眼角弯弯,一如她刚成为太子妃时的样子:“臣妾懂的,母后……我都懂的。”

 

几日后,一队由皇上和皇后亲率的仪仗队从京城出发,一路前往皇陵。守孝的第一日,萧景琰独自在内间跪了一天一夜,而后庄严地行过大礼,便悄悄地带着列战英等几位亲随,乔装打扮,驰马一路南下,往廊州的方向而已。

“太奶奶,这一次我一定会护小殊周全,请您在天之灵也保佑小殊平平安安,原谅我不能为您恪尽孝道,等小殊好了,我带他一起来看您。”

皇陵中自己讲过的话还犹言在耳,等到萧景琰回过神来,才看到茶铺边上的绿林间有缀着不少红色。列战英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不由笑道:“梅花开的这般好,真是好兆头。”

“是啊。”萧景琰也露出了笑容,端起茶碗一饮而尽,起身道,“走吧。”

清明过后,春雨不止,他们一路南下,看草木始发新芽,万物开始复苏,田野间的农民在绵绵细雨中一边唱歌,一边春种,一切都显出生机勃勃的样子,令这一路行来的担忧和焦虑都淡了许多,多出几分热切的期盼来。

金陵离廊州并不远,他们一路急行,日夜奔驰,很快就到了江边。渡江的船只是一早就租好的,船夫等到他们都上了船便松了绳,坐到摇撸边,抬起斗笠,露出一张众人都很熟悉的面孔。

“甄平?怎么是你?”

“盟主有令,让我接各位直接去宗主的住处,这一趟船,只怕和你们预先计划的路线要有所不同了。”

萧景琰一行本是要去对岸,再转马匹去往江左盟,不过听甄平这么一讲,他们反倒能更快见到梅长苏,自然无人反对。甄平行船一路顺流而下,转道多次,进入一个河道纵横的小镇。

“此镇名为乌船,正经的陆上出口只有一个,和当年的靖王府与苏宅一样,与江左盟背靠背,住的多是普通人。这里河道交错极其复杂,外来客进入后没有当地人领着,极其容易迷路,是隐藏的好地方。”甄平一边划船,一边和他们介绍。

确实如此,萧景琰打量四周,发现自己只能记得刚才甄平换过几次河道,但具体去往哪个方向,已是说不清了。

如此这般兜兜转转,在镇内行了约一个时辰,小船摇摇晃晃地摆进了一座石桥旁的河道里,此处已靠近镇子边缘,能看到远处的林子和山峦。甄平将船停到一旁石阶处,几人下船后,进了临河的一间极其普通的宅院,走到正厅处,里面坐着一个娇俏的、垂着及肩短发的女孩儿,见到人进来,露出了极为开心的笑容,冲他们摆了摆手:“终于来啦!”

萧景琰等人看向甄平,正等着他介绍一二,却见他朝那小女孩儿行了一礼,道:“盟主。”

 

TBC

1、为了撸主的YY,只好委屈皇后了,不过这种事情从我们今人的眼光回头看,是蛮对不起皇后的,但放到曾经的历史背景下,其实很正常?总之,一切的错都是雀哥的错,大家开心看文就好!

2、今天理了理大纲,发现我前面费了好几章交代了这么多背景,怎么后面苏苏一恢复过来,他俩分分钟都在炖红烧肉呢?你们要相信雀哥,雀哥平时绝对不是这样不矜持的人儿。

评论(18)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