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靖苏】春风又绿(第二章)

开头好像被我写的有点严肃,呜呜呜我也好想赶紧写谈恋爱【躺平

******

“是他……”江左盟三个字如同某种魔咒,让萧景琰略略失神,“有说……是什么事吗?”

“没有,”高湛答道,“只说事出紧急,求见陛下。”

聂铎性子虽跳脱些,但于驻守东海一事上向来严谨,突然回京,还带着甄平,不得不让萧景琰的脑子里一下闪过许多念头,难道是小殊给他留了什么东西?又或者他一手撑起的江左盟出事了?他的呼吸陡然沉了几分:“人在前面?”

“是。”

萧景琰回头深深看了一眼林殊的牌位,转身走了出去。

 

还未跨进议事厅,萧景琰就看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俱带着忧虑的神色,使他的心又沉了几分。

“臣——聂铎,参见陛下。”

“草民——甄平,参见陛下。”

“免礼,”萧景琰看向二人,“聂铎,你突然带着甄平前来,是出了什么事吗?”

聂铎转头看向甄平,两人眼神交流后,甄平决然地抬起头来,沉声道:“请陛下恕罪,草民有一事相求。江左盟中有一位病人重伤未愈,需要一味极其稀有的草药方能救治。江左盟和药王谷的人马找了很久,最近终于有了较为确切的消息,这种草药在东瀛的一个岛屿上,此岛屿地处偏远,非战船不能到,请您开恩,准许聂将军派船带我们前往东瀛。”

“江左盟中的病人?”萧景琰惊疑地看向甄平,“是谁,我认识吗?”

“是……赤焰旧人,望陛下开恩!”甄平垂下视线,伏地一拜。

“你可知,战船非战时不可发,一旦发出,便意味着宣战,虽去的是偏远岛屿,可万一被东瀛发现,东海势必要陷入紧张的局势,”萧景琰紧紧盯住甄平,沉声质问,帝王威仪尽显,“你不惜让大梁开战也要救的人是谁?又是什么病,需要如此稀少的草药,稀少到连江左盟和药王谷都束手无策?”

“陛下!”聂铎突然出声,情绪很是激动地说,“不管是谁,只要是赤焰旧人,您都会伸出援手的不是吗?这味药材确实难寻。臣不敢欺瞒,之前甄平来找臣,臣斗胆私下派出几支小船队前去寻找,江左盟也委托了商船帮忙探查,快要将东瀛掘地三尺才逐渐确定目标,只是那小岛太过偏远,臣能调动的船只和商船皆无法到达,我们已花了近十个月,还请您……”

“聂铎!”甄平猛地打断他的话,然而从主君之座上射下来的目光似有熊熊火焰,要将他们烧穿。

“十个月……”萧景琰声低如同喃喃自语,“十个月……真有这么巧的事吗?在小殊战死后的十个月,你们刚好需要一味极其稀有的药材救人?”

甄平无法再看当朝帝王通红的双眼,他深深吸了口气,语带颤抖:“需要这味药的……确实……确实是宗主,他还活着!”

“陛下!”高湛大喊一声,冲过去扶住突然歪向一边几乎瘫倒的人。

“还活着……还活着……”萧景琰伸手紧紧按住桌沿,用力将自己的身体撑回原位,挺直背脊坐在那里,目光却一下子放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有字字淡然、从容赴死的遗言,有劝他放下心结,成全聂铎和霓凰的温言规劝,有无法履行承诺的深深歉意,有最痛、最无情的——诀别。

然而现在,有人跑出来告诉萧景琰,他曾经夜夜梦回少年、痛苦落泪的思念全是多余的,因为梦中人还活着,又一次,还活着。

“为什么……为什么又瞒着我?”此刻的萧景琰虽坐在大梁王朝最至高无上的宝座上,却如同一个最普通的伤心之人般茫然无措地自问着,“为什么总是瞒着我,小殊……小殊……上次是为了大业,这次又是为什么?还是你根本就不想再见我?!”

“陛下,请保重龙体啊。”高湛温言劝道,他听闻梅长苏竟还活着,心中也如同惊涛骇浪般震惊,此刻只得示意其他人等退下,不愿旁人看到皇帝如此感伤失态。

聂铎的眼眶也泛起了热泪:“陛下,不是我们要瞒着您,实在是少帅的情况太过凶险,除了寻找药材的我们几人,再也没有其他人知道此事了!”

“凶险?”萧景琰还未从痛苦的泥沼中拔出来,又陷入了惊慌失措的深渊,他猛地站起来快步到甄平身前,“怎么凶险?他在战场上受伤了?”

甄平在他的示意下站起身回话:“并未受伤,只是太过劳心伤神,所以……”他抬眼看了萧景琰一眼,又继续说道,“宗主一直吊着口气,直到北境大胜,这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突然就昏死过去。当时的情形十分叵测,蔺少阁主接连救治几日都未恢复,宗主的气息一日日渐弱,到最后竟真的如同死了一般。大家都以为宗主这回是真的不行了,所以蒙大将军在战报中才写上了死讯。只是蔺少阁主不肯放弃,连夜将宗主送去附近药王谷的暗桩,接连喂下去数种奇药,才堪堪复苏一丝生机,那几日……兄弟们没一个能合眼的,谁的心里都没有个准头。当时四海皆战,告诉陛下也只是徒增烦恼,便劝住了蒙大将军,未将宗主生死不明的消息送回京里。”

“怪不得……”萧景琰恍惚间还记得当时责问蒙挚为何不将梅长苏的尸身带回金陵,好安葬在林氏祖墓里。他当时发了很大的火,现在想来,只觉是将自己失而复得却又再次失去的惶惑和痛苦,都发泄在了旁人身上罢了。

知晓并非是梅长苏要瞒着他,萧景琰心中冷去的那一块心田间,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挣扎而出,他急急追问甄平:“那他现在呢?”

“渡过了最凶险的那几日,宗主便被送回廊州,安置在江左盟总部附近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他虽还活着,但大部分时辰都是昏睡,极少清醒的时候也只是喝药饮流食,没人知道他能熬多久。”

那是萧景琰未曾知晓的时光,但他知道那种感觉,害怕、担忧、痛苦、不安,统统都煎熬成最苦的药,可为了那一星半点复燃的生机,又握紧拳头往下咽。

“江左盟、琅琊阁和药王谷中知道此事的几位大夫没日没夜地查询古籍,研究医典,也没能找到办法。还是接到飞鸽传书赶回来的蔺老阁主然提出了一个想法。他说火寒毒是天下奇毒之首,而还魂草是天下奇药之首,此草能令重创虚弱之人恢复生机,固本培元,因为它的主要功效不在解毒,火寒毒的救治方法又素有记载,大家一时之间没有联想起来。而宗主在前线时服下过冰续丹,体内余毒已清,只是身体底子耗尽了,若是得到还魂草,或许能恢复。几位大夫一开始觉得这个想法太过天方夜谭,但几日会诊下来,竟渐渐认同起来,当下便由江左现任盟主发出指令,广寻此药。”

这般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发展,令萧景琰听罢回味许久,才惊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他在殿内缓缓踱步,余下三人难以分辨他的神色,不敢多言,直到半柱香后,聂铎忍不住心中急切,喊了一声“陛下”。萧景琰抬手止住他的话头,一边大步往桌旁走,一边对高湛说:“宣金门待诏。”这自然是要拟旨了,聂铎和甄平脸上俱是喜色。

萧景琰向聂铎嘱咐:“目前东海形势虽宁,但东瀛近日似有异动,聂卿,朕命你亲率艨艟战船两艘,暗中前去探查情况,注意隐蔽,知道吗?”

聂铎用力一抱拳,大声回到:“臣,遵旨!”

等待诏进来,萧景琰立刻写下圣旨一道交于聂铎,由他全权负责,即刻出发,不得耽误。聂铎和甄平谢过圣恩后转身便走,高湛随在他们身后也步出殿外,招来一个小太监将圣旨的备案送去六部宣读。

十月底的金陵已是朔风阵阵,寒冷异常,高湛不过是站了这么一小会儿,就冻得浑身发抖,只感叹是老了老了。他的心思已是不敢细想,当朝天子素来耿直端方,终究也有为了某个人、某件事而私用帝王权利的时候。坐在那个又高又冷又寂寞的位置上,若是被牵动了最痛的那根心脉,又有谁能揽他入怀,抚平伤痛。

高湛再看一眼猎猎作响的龙旗,跺了跺脚赶紧转身回到殿内,他一步一步走回萧景琰身边,看着帝王紧蹙的眉头,心里只求聂铎一行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别让这宫城里的风,吹得更大了。

 

聂铎带着卫峥、甄平、蔺晨和飞流,钦点了四十亲兵,不挂战旗,不敲战鼓,一路悄无声息地往目的地划去。这个月份出行东海,环境恶劣、路途艰险,饶是他们目标明确,也着实搜寻了好久。海上出行不便往返,萧景琰日夜等待,都未曾收到任何消息。

直到四个月后,大地回暖,春意渐浓。


TBC

1、按照小说设定,霓凰最终和聂铎在一起,出征东海以及找到冰续草的人也是是聂铎;

2、火寒毒的设定太扯了,所以存在更扯的还魂草什么的完全没问题,对吗!

PS:欢迎大家友情提供萌萌的“苏宅/江左萌的日常”梗!我需要给某位画手搞定Q漫的脚本~

评论(17)

热度(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