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靖苏】春风又绿(第一章)

浪浪地写起了靖苏,太久没码字,憋得有点痛苦,日更或隔日更,不会很长,有糖有肉,确定会写完哒。

提示:为方便脑洞展开,本文设定上采取以电视剧走向为主,原作小说为辅,私设满地跑的形式,请看文的朋友不要深究哈。采用原作小说的设定会在每章后标出说明。

******

大梁元佑六年初冬,梅长苏等人出征平定四境。

大梁元佑六年冬末,北燕三战不利,退回本国,大渝折兵六万,上表纳币请和,失守各州光复,赦令安抚百姓。蒙挚回报战况,并告知萧景琰梅长苏的死讯。

元佑七年夏,聂铎从东海归来述职,并与霓凰成婚;婚后霓凰将南境军交给了已日趋成熟的穆青,随同聂铎叩别林氏宗祠,一起去了东境驻守海防。

元佑七年秋,太子妃产下一名男婴。三日后,梁帝驾崩。守满一月孝期,萧景琰正式登基,奉生母静贵妃为太后,立太子妃柳氏为皇后。*

时值十月二十日,正是赤焰冤案平反后一年的祭奠之日。

 

 

“殿下!”列战英疾步跨入船舱,朝坐于案后的人一拜,满面喜色道,“殿下,我们找到您要的东西了!”

“果真?”萧景琰惊喜地站起身,来到列战英身前,“取来了吗?”

“这倒还没有,”列战英脸上的喜悦渐渐淡下来,似有为难,“派出去找的兵中,有一人误打误撞找到西边一处岛礁后,那岛礁形状奇特,绕过弯才发现还有渔民居住,他想着既然都走到如此偏僻的地方了,不妨去问一问,谁知竟真的找到了。”

“哦?那里我也去过,没想到还别有洞天。”萧景琰有些诧异,“那户渔民要多少钱,莫不是报了一个天价?”

“这……”列战英略有为难地看了萧景琰一眼,“对方说价钱好商量,只是……要见一见想要东西的人。”

“要见我?”萧景琰奇道,“有说原因吗?”

“没有,对方很固执,我们派去的人游说了许久也不同意,”列战英建议道,“不如,由我替您出面,就说我是那个要货的人,您看如何?”

“这倒不必,”萧景琰摆摆手,忽而露出一丝笑意,“只怕不是我亲自拿到的,还要被他嫌弃。天色尚早,走一趟吧。”

“是!”列战英礼毕,起身撩开仓帘,跟在萧景琰身后走了出去。

两人下到一艘柳叶般狭细的小船上,二三亲兵划桨,小船飞速滑了出去,不多时就到了那处岛礁附近。众人下船步行,绕着那奇怪的礁石转了几个弯,果真露出后面一小片空地来,几间屋子坐落其中。

“殿下,就是这户人家。”领路的亲兵快跑几步前去喊门。

萧景琰几眼便打量清了这户院落,只两间土石房,外面围了一圈栅栏,栅栏上挂着不少渔网,一个裹着头巾的少女正坐在一角补网,听得动静回过头来,晒得黑红的脸上露出诧异和几许恐惧,起身跑进了屋子,不多时,有位老翁迎了出来,拉着少女跪倒在地。

“给大人们磕头了,”老翁伏在地上看起来煞是恭敬,语气间却不见惊慌,偷偷瞟了走在最前面英姿勃发、面容端肃的青年几眼,“想必这位就是要我那东西的大人吧?”

“是,”萧景琰虚虚一扶,“老人家无须多礼。”

“承蒙大人亲自过来,老朽家中贫寒,还请您别嫌弃,进屋一叙。”老翁躬身抬手引路,萧景琰也不客套,留下亲兵守在外头,带着列战英走了进去。

之前跑进屋的少女垂头过来摆上两碗热水,又转身跑了。

“小女不懂礼数,望大人别见怪。”

“老人家客气了,你走出屋子前就知道我一定会进来,是吗?”萧景琰此问未见疑惑。

“是,”老翁坐于下首,又行一礼,“我那东西确实罕见,您的人来要了好多次,我虽不肯给,也不见他们动粗,不怕您笑话,我回南海打渔前曾在军营里待过十几年,看这些士兵的做派,就知道您治军有方,所以才斗胆提出想见您一面。”

“现在见到了,说说你的要求吧,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都可以答应你。”萧景琰从容一笑。

“大人不急,”老翁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块洁净的布巾,里头鼓鼓囊囊,显然包着什么东西,他双手呈上此物,列战英接过来递给了萧景琰,“您不妨先看看,想必会对我的要求更加感兴趣。”

萧景琰看他一眼,低头掀开布巾,露出里面一颗洁白的珍珠,此珠硕大饱满,且是正圆形状,弧度优美,颜色银亮如同明月;色泽温润细腻,柔软的布巾与之一比,竟显得十分粗糙。萧景琰举起它到阳光下细看,角度变化间似有七色虹光,美轮美奂。饶是萧景琰并非喜爱赏玩珍宝之人,也知道珍珠这种东西,是越大、越圆、色泽越明亮越好的。见到这一颗,终于令他露出深深的笑意,一下子冲淡了身上那股端正自持的气质,显出少年的几分恣意不羁来。

“这颗珍珠确实是极品,”萧景琰夸道,如此大小可算够得上鸽子蛋了,倒不枉费他苦寻数月,“南珠果然不同凡响,请老人家说出条件吧。”

老人脸上突然露出几分痛苦的神色,膝行几步跪倒在萧景琰跟前,俯下身去,额头贴着地板,语带哽咽:“请大人……带走我家小女吧,您若看得上就收她当个妾,若是瞧不上,不管为奴为婢全由您发落!”

“老人家这是何故?”萧景琰直起上身去扶他,“起来说话。”

“老朽……”老人家落下泪来,打湿了虬结的须发,“老朽也是没办法了!”说着他朝屋后大喊一声,“海珠,过来见过大人!”

萧景琰和列战英皆回头看去,只见后门进来一人,从穿着来看正是之前跑走的少女,但她此刻脸上却洁白如珍珠,完全不似刚才黑红的样子。少女垂头跑来,跪倒在老翁身边,抽泣道:“求大人收留!”

“你们可知这位是何人?”列战英往前一步,厉声道,“莫提这样无理的要求!”

“南海之滨的居民没有不知道这位是七皇子殿下的,”老翁说道,“正是听说殿下龙章凤姿、正直忠肃,又带领驻军守护了此地和平,老朽才有这非分之想,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老人家有何难处?”萧景琰目光灼灼,直视老翁。

老翁絮絮讲道:“老朽在此地打渔已有多年,因当过兵,胆子更大些,便时常去险处采珍珠,交由小女去卖。我家的珍珠素来质量好,渐渐也有了点名气。半月前我偶然间采得了您手里那颗珍宝,又是欣喜又是惶恐,怕招来歹徒,便让小女寻到和我们买过几次珍珠的富商徐家,没成想他们不提要买珍珠,突然说要小女嫁到他们府中给三少爷当妾!”老翁才止住的眼泪又滚落下来,“那徐家在当地有名,一是因为家中十分富有,二就是因为他们家三少爷是个……是个有怪癖的人,这几年从徐家偷偷抬出来的女孩儿,大家都说没有五六,也至少有二三,我家海珠若是嫁过去,可怎么是好!”

“竟有这样的事?”萧景琰蹙眉,侧头吩咐列战英,“回去后暗中查探一下。”

“老朽不愿女儿受苦,硬是舍了卖珍珠盖起的新房,搬到此处苦居,还让小女掩盖了容貌,可那徐家在本地财大势大,没多久就找了过来,幸好那日有您手下的士兵经过,赶跑了徐府的家丁,他们现在怕惹您注意没敢再来,但老朽恐怕他们迟早是要回来的,便以这颗宝珠为名,斗胆请求见您一见,若是小女能跟了您,为奴为婢也好过惨死歹人手里啊!”

“爹!”海珠扑到老翁肩上大哭起来,身子颤抖如巨浪尖的小舟。

列战英面露不忍,劝道:“你们先别担心,若徐家三少爷当真草菅人命,我们殿下定然不会放过;若并非如此,他们突然要娶海珠姑娘,只怕也是动了贪宝的念头,殿下不会坐视不管的。”

见父女两人都向自己看来,萧景琰肯定地点点头:“我虽不能带走你女儿,但我大梁官兵驻扎南海,自然饶不了欺民之行,这几日我会派几位士兵过来保护你们,待查清真相后再来相见,这颗珍珠先还给你吧。”

老翁面色犹疑且惶惑,颤着手接过重新包好的珍珠:“那……那老朽和小女就先谢过殿下了。”

 

回到驻地后,列战英第一时间带人暗查了富商徐家,发现徐家三少爷还真有怪癖,虽未曾闹出人命,但也确实伤过几个良家女,被人看见带着血地抬出府外。萧景琰立即勒令当地县令严加管束徐家,签得一张画押保证书,若是再有伤人事件,便要开府大散银钱为官府造路修桥救济百姓。那徐家本就爱财,不然也不会想用娶妾的法子强得老翁家的宝珠,签了这样的书文,看在诚信经营的门面上,也不敢再任由儿子胡来了。

萧景琰带着列战英第二次造访老翁家,在当地县令的见证下用高价买下珍珠,并为海珠说得一门好婚事,喜的老翁嚎啕大哭,以十颗虽不够圆润,但泛着淡淡玫红色泽、约有拇指大小的粉珍珠为礼,报答萧景琰的救命之恩。此事在南海一地口耳相传甚广,渐渐竟成为了官民和谐的佳话典故,人们落脚茶肆酒庄,都不免要听说书先生讲上一讲。

而萧景琰还记得,临走前,那老翁曾问过他珍珠要用作何处,说自己多年采珠,对如何保养、如何包装珍珠都深有心得。萧景琰知他好意,可却不敢告诉老人家,他是要把这珍珠送给人当弹珠玩的,只好笑了笑,说是赠与友人。

老翁大量他神色许久,突然靠近了低声说话,不远处的列战英就看见自家殿下先是面露疑惑,忽而又满面通红,瞪大眼睛斥责了几声“胡闹”、“并非如此”等,之后便背过身去,好像等着要被先生斥责的小童般乱转了几步,猛地跨出门去。

列战英直至今日都不知道那位老翁最后说了什么,才让素来稳重成熟的七皇子那边动容。萧景琰倒是记得清楚,清楚到每每想起,都不免哭笑不得,而笑过之后,便只剩下对那人悠长的思念和满心的空旷。

 

高湛迈入灵堂时,正见到萧景琰微微勾起嘴角却又怅然若失的神色,他低头快步过去,轻声道:“陛下,聂铎将军求见。”

萧景琰乍然回神,呆立许久,将手心中捂得温热的珍珠放回牌位前,在高湛重复了一遍话后,这才调整好神色,奇道:“聂铎?他不是在东海吗?”

“是,突然回来的,说是有急事求见陛下,直接就找来这儿了,他还带了一个人来。”

“谁?”

“江左盟……甄平。”

 

TBC

开头星号所在的相关文字主要来自原作小说。

电视剧版本的珍珠是东海带回来的,小说是南海,查了下东海附近主要盛产淡水养殖珍珠,南海则是天然海产珍珠十分有名,素有南珠之美称,琰琰给苏苏带回来那颗(道具)那么大那么圆,就假装是南海带回来的吧。

评论(14)

热度(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