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雀

【雀行十里】国产影视同人存放地。

【顺懂】獠牙(01)

人家三个月都毕业了,我吃了这么久粮终于开始生产了,咸鱼缓慢复健中。

设定:全员存活,原作+各种我流私设,吸血鬼顺X狼人懂。虎牙不用来咬脖子留着干啥?

******

 01

在如今的地球村里,除了占人类总人口70%的常人之外,还有30%是异人,简单来说,十个人里随便抓三个,可能就有狼人、树人、人马等等。这些异人如果不主动展现特异之处,那日常和常人也没什么区别。偶尔在赶公交的时候,看到窗外与车并行的半人马穿着西装拎着公文包和裤子狂奔,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了。

不过当前这社会大熔炉一锅炖的和谐场面可来的不容易。虽然都冠以“人”的总称,但到底异人和人还是差别挺大的,就像豹科下面分27个亚种,彼此之间既相似又不同。因此,历史上多种族之间摩擦不断,甚至发生过两次世界级大战,伤亡惨重,特别是对生育艰难的异人来讲,付出的代价就更大了。

这也是为什么普遍更加强大也更加长寿的异人最后会和常人握手言和的原因,生不过人家呀,没有人口,就没有战力,为了种族的繁衍,社会的进步,大家还是做好朋友吧。

距离签订世界和平条约已经过去了200多年,为了维护国家和种族秩序的武装力量也越发成熟。我国军队内就专门设立了对异人武装部队,部队里既有常人,也有异人,蛟龙正是隶属于海军的这样一支部队。

此刻,载着蛟龙一队的临沂号,正在红海海域有序航行。

整备室里,庄羽突然转头看向遥远天际:“来了。”

“什么?”陆琛顺着他视线望过去,“什么都没有啊。”

“你能看到才怪了。”石头记挂着偷糖的仇,果断嗤笑他,然后转向李懂,“你呢?”

李懂也望向那灰蓝的天幕,微微眯起眼睛,一抹绿光在眼中游走,凝神间,看到一个黑点越来越大,逐渐清晰:“有架直升机过来了。”

“我就说嘛。”庄羽笑了,“我怎么可能听错呢。”

看他得意的样子,陆琛故意寒碜:“谁能跟你比呀。”

这么一说,庄羽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低下头。

“诶!”石头冲李懂扬扬下巴,“来的是替罗星的人吧?”

李懂的下颌瞬间绷紧了,讲出来的话也硬邦邦的:“我不知道。”

直升机已经近到所有人都看见了,杨锐不着痕迹地看了李懂一眼,提起一口气,走向甲板。

机翼轰鸣声中,一双大长腿迈下来,手提一个大包,嘴里还在嚼着口香糖,大步走了过来。

“原来调过来的是顾顺啊。”

“听说他很拽的……”

“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在队员们小声的讨论中,李懂的下颌绷得更紧了,他侧头望去,超出常人的视力能让他看见更多细节,比如顾顺黄色护目镜后的双眼里写着的漫不经心,比如对他的视线有所察觉后的回视——只一瞬间,李懂立刻偏开目光,额角却已有薄薄冷汗。

顾顺脚下未停,走到杨锐面前倒是端肃了神色,立正敬礼:“狙击手顾顺报道!”

杨锐回礼,一边友好寒暄一边打量他。

顾顺站在堂堂的阳光下,身姿挺拔,面无惧色。杨锐知道他也是一名吸血鬼,是和罗星转化自同一位“父亲”的“兄弟”。这些高等吸血鬼对阳光的厌恶程度和怕晒的爱美人士们差不多,罗星不拿着个血袋“吃饭”的时候几乎能完全融入人群。顾顺比起罗星来要更加高大,除了长期单干形成的孤傲气质,他看起来和常人也没什么分别。

这让杨锐松了口气,毕竟清道夫和军人还是有区别的。清道夫作为异人种族里清理门户的武装力量,往往整得跟杀手、刺客似的,性格都独得很,不好相处,万一顾顺也是这一款,那杨锐恐怕要多上几堂思想教育课了,幸好他不是。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主要是杨锐交代让顾顺抓紧时间和队伍磨合,毕竟顾顺虽然有过和海军打交道的经验,但毕竟才刚刚加入部队,协同作战的功课怎么也要补一补。

顾顺都一一应下来,看起来很好相处。是的,大家长觉得,在部队里肯服从就是名好战士。他心中疑虑消除,笑着转头叫道:“李懂,来认识一下。”

李懂早就听到他们聊天的内容了,此刻叫到自己,回应间才发现自己下颌绷得已经发酸。但他没法在顾顺的注视下放松自己,一步步走过去,在对方身前站定时,他几乎要为自己粗重的喘息和高速的心跳羞耻得挖坑了。

敬礼。李懂言简意赅:“我是观察员李懂。”

顾顺回了一礼,在手慢慢放下的过程中,那种漫不经心的调子似乎又回到了他的身上,恰好杨锐被徐宏叫走,他微微俯下身来,压迫的感觉更重了,李懂已无暇关心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大脑几乎在瞬间放空,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对方靠得越来越近,而他动弹不得,只能由着顾顺凑到他耳边闻了闻。

“你血液的味道很特别。”他以一副挑食的口吻说道,继而直起身体,挑了挑眉,“狼人?好像又不是。”

李懂瞬间捏紧了拳头。…………他不信对方没听罗星提过自己。但,万一真的没提过呢?即使对顾顺的空降抱有心结,他也不愿对初次见面的人显露恶意。

“我是……”他艰难开口,“混血。”

顾顺挑眉的幅度更大了,显出一种混合了惊奇和有趣的探究来:“厉害了。”

李懂简直想一个拳头揍上去,或者给上一秒不愿与人为恶的自己来上一拳。在异人里,混血儿可不是什么宝贝,就像亚种之间的杂交动物骡子、狮虎兽等动物一样,异人和异人、常人和异人之间很难有后代,即使生下孩子,也大多像其他杂交动物那样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受到的怜悯多过赞扬。

李懂就是狼人与常人的混血,他能健康长大,并进入蛟龙一队,确实是个奇迹,但由顾顺嘴里说出来,总带着那么一股子讥讽的味道,特想让人打歪他那张嘴。

在李懂努力克制的时候,这位吸血鬼仗着嘴巴还没歪,继续放炮:“能跟着罗星,说明你有两下子,有机会让我见识见识。”

那敢情好。李懂气不喘了心跳稳了,瞪着他回炮:“那也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本事。”

“呵。”顾顺更来劲儿了,“有的是机会。”说完绕过他就走了。

这会儿谁要递个火星,李懂该炸了。

两人声音不大,但庄羽全听见了,见顾顺走过来,只觉得真是气场两米八,浑身都是拽,一来就把队里唯一比自己小的李懂弟弟给欺负了,顿时不太高兴,等到李懂也走过来,执行杨锐“介绍大家认识”的命令时,他难得高冷地只点了点头,看得隔壁陆琛一脸奇怪。

顾顺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又挑了挑眉,李懂怕他再闻血放炮,赶紧补充:“庄羽是鲛人。”

“听觉特别厉害。”陆琛笑嘻嘻地夸,还特意拿肩膀撞了撞庄羽,却只换来一个瞪眼,顿时莫名,“咋了嘛?”

一队里就他们三个是异人,顾顺没再发表什么高见,跟着大家整理完装备,然后集体去吃饭。

饭后李懂梗着脖子带顾顺在船上转了一圈,介绍了一下主要设施,最后走到宿舍区,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你住哪儿?”

顾顺摘了护目镜后,整个人的气质也仿佛从备战状态中走了出来,眼神看着柔和了一些,问:“罗星之前住哪儿?”

李懂抿了抿嘴:“他和我住一屋。”

“那我和你住。”

“可是……”李懂下意识拒绝,顾顺已经接话:“我本就是来代替罗星的。”

而罗星为什么需要被代替呢?李懂的肩膀一点点地垮了下来,最后自暴自弃地转身往宿舍走,顾顺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进了屋,房内一侧是整排柜子,另一侧是三张上下铺,只有其中两张放着寝具,顾顺乐了:“哟,VIP待遇啊。”

李懂下意识又要反驳,忍了忍,低声解释:“船上异人跟异人住,按人数算刚好有2个人住一间,为了培养默契,就安排狙击组住一起了。”

“挺好。”顾顺说着,大喇喇开了罗星的柜子,换了床单被单和枕套,又拿出新的洗漱用品去了浴室。

不大的空间里终于只剩下李懂一人,他泄气般坐到了自己的床铺上,无力地看着罗星留在这个房间里的痕迹被一点点抹去,眼角涌起一股热意。

浴室门又打开,顾顺迈了出来,李懂立刻挺直了腰背,半垂着头苦大仇深地盯着眼前的柜门。顾顺走到他对面,往柜子上一靠,李懂的视线刚好落到了他胯间,顿时恼羞成怒,抬头瞪了过去。

顾顺自顾自发问:“罗星说吸血鬼和狼人组队是为了互帮互助,你行吗?”

这是我一个人的事儿吗?李懂都快翻白眼了。

吸血鬼和狼人之间的爱恨情仇说起来也是又臭又长。吸血鬼的能量来源主要是常人的血液,喝其他人或动物的血等于吃素,个别异人的血液对他们来说甚至有毒,狼血就是如此。但狼血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既是毒也是药,像吗啡一样。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里,作为药的狼人和作为食物的常人可谓是同病相怜,惺惺相惜。这也是为什么狼人和人类的混血儿最多的原因。

自从开发出服用狼血后的速效解毒剂,军队里就尝试起了吸血鬼和狼人的搭档模式,力求将战场上喝口血就能原地复活的吸血鬼用到极致。但就目前来看,蛟龙也只有一队实现了这种模式。

新仇旧恨这么多,不管别的狼人行不行,李懂觉得自己确实不太行,表面上还能服从命令,心底里可一点儿都不想配合顾顺。

他年纪到底还小,队长副队又不在,一时间控制不住情绪,倔强地撇开了头。

顾顺的嘴角却勾了起来,朝着对面的人俯下身去。舰上宿舍空间狭小,他这一弯腰,嘴唇几乎蹭到李懂的头发,伴随着一双亮起来的猩红双眼,那低声的几乎可以说是轻佻的话语肆无忌惮地刮着狼人敏感的耳骨。

“我问你话呢,给不给喝血啊,小·狗·狗。”


tbc

评论(9)

热度(70)